重要活动 艺术评论 媒体报道 慈善公益 论文著作 艺校成果

“丹青猴仙”可谓“金陵一怪”

     中国花鸟画在唐代独立成科,五代时期的黄筌和徐熙将花鸟画推向丹青的高点,黄筌创造了勾勒彩晕画法,徐熙则创造了叠色渍染法,史曰“黄家富贵,徐熙野逸”。后徐家子孙又立“野逸”新意,创“没骨法” 。至明,徐家又一人物徐渭将野逸花鸟画推向写意高峰,所出形物信手涂抹,激情磅礴,创立水墨大写意花鸟画,经明末朱耷、石涛,清代扬州八怪、昌硕及现代白石等先贤发展与丰富,繁荣了花鸟大写意。
 
    历史竟这样惊人的巧合。徐家之“野逸”至徐渭约五百年,而后至今又五百年,徐家又一人物徐培晨,其写意花鸟画甚得徐家“野逸”之精髓,甚有徐渭纵笔恣肆“不求形似求生韵”之精神,其笔下花卉、走兽、鱼虫、人物、山水,无不以笔墨直取神采,宛如天马行空,畅快淋漓尽致,尤以写意猿猴超迈前代,独步当今画坛,饮誉海内外,为人谓之“东方猴王”、“使画笔的齐天大圣”、“猴仙”、“当代‘易元吉’” 、“金陵一怪” 。
 
    画家徐培晨个儿敦实,连鬓美髯,出语率真而幽默,颇具艺术家气质,他沉默时似有“憨气”,其实这正是隐藏于他内心深处的艺术个性与灵气 。 画家1951年出生于沛县一农家。儿时,兰印花布的作坊里常有他身影,村姑剪纸他一看就是半天,乡间艺人作画他留恋忘返。上小学时,他悄悄用簿本临摹课本插图,最喜欢临摹连环画《西游记》,如“猴王出世”、“龙宫借宝”、“齐天大圣”、“取得正果”等。那时,只要村里来了耍猴的,镗锣一响,他就会身轻如猿地奔向场子,目不转睛地盯着猴子的一举一动,猴子的举止神情总让他心旌摇曳,以致操笔涂画时笔下常常出现活蹦乱跳的猴子  …… 1974年9月,他的希望之花开了,他成为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一名学生。当时,正值文革后期,他所钟爱的动物画也被斥为小资产阶级的情调。此时,画鸡的陈大羽、画驴的黄胄、画狗的刘继卣等有影响的画家俱遭冷落。然而,他没有迷惘彷徨,一有空便到教研室揣摩前贤优秀作品,或去玄武湖动物园写生猿猴。大学期间,他几乎每天夜里十二点前没休息过。他大学毕业留校后,不久便向校方献出毕业留校的厚礼——国画《今日长虹分外娇》,入选文化部及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全国美展,《光明日报》给予很高的评价。


    此后,他专程去了甘肃敦煌。敦煌艺术,悠悠千载,他捧着画具临摹那流畅自如的线条,临摹一幅幅壁画。在这傍依大漠、秋风瑟瑟的敦煌,他一住就是一个多月,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其间没有吃过一次新鲜蔬菜,牙龈充血,便秘困难,他仍旧在这忘我沉浸在粲然生辉的古代文化的意蕴中,冥冥之中艺术的心灵感到灵光的闪现,他决心在中国画坛来个“石破天惊”。
 
    他冷静思考,从古到今的丹青里手何以称雄?作品何以传世?他悟到了:一个人得精力是有限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学有专攻是正确的选择。郑板桥画竹,徐悲鸿画马,齐白石画虾,张善子画虎,在中国画坛独树一帜,很大的程度是因为画有专攻。他想自己既然心仪猿猴,为什么不能为此创出“中国一绝” ?他开始了“青猿啼上最高枝”的行动,一头扎入优秀传统文化中,在老子、庄子的哲学中神游,在文人骚客的诗文中沉迷,以极大的耐心临摹《清明上河图》、《八十七神仙卷》、《列帝图卷》、《送子天王图卷》、《水仙图卷》、《群猿图卷》等巨幅长卷图,广泛地汲取前人的艺术素养。为画出形神兼备的猿猴,他决计从工笔猿猴入手,先后绘制了100余幅工笔猿猴画。形体结构,极尽准确;勾皴点染,极尽细心。此招使他胸中装下千姿百态的猿猴,为画写意猿猴夯实基础。


    机遇总是垂青于矢志追求的人。1980年9月,南师大决定他去重庆西南师大上全国高校青年教师国画进修班。这年深秋,徐培晨为访猴踪再次来到峨眉山。群猴出现了,他与猴们嬉戏,目击手追,尽得猴之神韵,成了名副其实的“猴王” ,不亦快哉。历时两个学期的西南师大高师进修生活结束了,至家已是仲夏,他的儿子已4个月了。就因为儿子降临人间时自己不在家,培晨以加倍的父爱疼爱孩子。有时作画,他也一手抱着婴儿一手握笔作画,孩子哭,他就把宣纸粘贴在墙上蘸墨画写意猴,儿子看到一只只嬉皮笑脸的猴子就会破涕而笑。这时期佳作《戴月图》、《古木聚猴》、《桃熟时节》、《柏猴图》等,均是在这样的境况下绘制出来的。其中《戴月图》,皓月中悬,山林静寂,珍稀的达依安娜猴成群依偎在千年古树之上似在欣赏一轮圆月。从猴子的神情到历历可见的毫毛,无不刻画得细腻精致,画面给人以一种宁静的艺术情境。该作品参加全国“和平、环境、未来”美展获优秀奖,随即又赴美国展出。


    一位哲人说过:朝这一定得目标走是志,中途不辍靠气,两者合气来便是“志气”,一切事业的成败俱取决于此。此时,他想得很远,要画出呼之欲出有艺术生命得猿猴,当然也必须画活有特色的树、山、泉等衬景,方能显现出野趣和生命之妙。为此,他决计遵循古代先贤们“行万里路”、“搜尽奇峰打草稿”的真理,为画活猿猴,师法自然,利用一切可以支配得休闲时日,爬泰山,攀火焰山,登花果山,入神农架,上青藏高原,仅黄山就去了20余次。画险峰、古柏、苍松、老榆、雪山、飞瀑、流泉……进入猿猴世界“外造师化”,笔下猿猴与气象万千的大千世界融合,弥漫出一股清纯的山野情趣。
 
    培晨画猴注意研究前人猴画技艺,他发现:宋代易元吉、僧法常、元代颜辉、清代沈铨、现代高其峰、张大千等画家对此均有很深的造诣,但他们笔下猿猴种类却甚少,仅见黑猴、猕猴之类。于是,他注意拓宽此道,笔下出现了白眉长臂猴、狮尾猴、黑白疣猴、白头叶猴、金丝猴、熊猴、蛛猴、台湾猴、日本猴等200多种,在技法的形式上,他直追宋代易元吉“勾线与点染相结合,工细而不板,写意而不粗疏”,后融坚实的学院派造型,追求形体严谨,造形生动。他的笔法或精细认真,或洒脱求神,工笔每穷数日之苦功方成一画:写意则大笔挥动,元气淋漓,一气呵成,灵性迭现,众相万殊。
 
    美国美学家苏珊.朗格在《艺术问题》中说:“所谓艺术品,说到底也是情感的表现。”中国画论有“感物而动,情即生焉”之说。徐培晨认为艺术是最具人性意识的一门科学,他说自己心仪猿猴,作画中将人的社会情感融入猿猴世界,其构思、构图常考虑如何安排猿猴的“三口之家”,即使画群猴图,也是将它们当作一个人类社会去建构,或将它们安置于山泉嘻戏,或戏雪松间,或戴月丛林,或攀援藤上,或伫立长啸,或腾空而起,或跃飞山涧,或母子相偎,或“夫妻”相亲……老少咸集,亲情浓浓,喜怒哀乐,灵性迭现,曲尽人性之妙。从不表现争斗撕咬场面,表现的是猿猴世界的和谐美,让人情不自禁融身于其画中,领略到人与自然相处的独特魅力。
 
    中国画的组织结构是线条,中国书法艺术是提高中国画创作水平和境界的基础。 徐培晨对正、草、隶、篆诸体皆下了很大功夫,其将书法作用于绘画,画藉书力表现笔墨的情韵,他以书法之力描绘猿猴,不但造型生动, 而且笔墨意味浓厚,无论是画哪一类猿猴,大笔写意,其每一形质俱注重书法用笔,讲究笔峰力量的控制,表现出运腕的“骨力气韵”,颅以墨团点画,提按藏峰,猴臂如盘屈铁,阔笔顿下转折如折钗股,猴躯按结构远动笔墨,为富有浓淡变化的撇、捺、点、垛构成,笔划宽厚,点线面、轻重、徐疾、虚实、浓淡、粗细结合,基本上是一笔表现一个结构或形体,猴爪更是一笔一指;猴之面部为楷书中锋细线刻画之,出笔迅捷,似无意而发,实笔随心动而形神兼备,体现出书画一体的气度与本质。如其问鼎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举办的“书圣杯.国际书画大赛”的《百猴图》,即是用写意方式创制的,画上群猴聚于葡萄藤下,嬉戏喧闹,有挤眉弄眼的、有抓耳挠腮的、有攀藤摘果的、有啖食葡萄的、有狂奔回首的、有相拥搔痒的……千姿百态,表现出猴的大千世界,拓出写意画猴的新空间。另幅由文化部举办的“祖国万岁------华人书画作品大赛”,其《盼月圆》之猴图亦问鼎金奖之首。


     新世纪初年,徐培晨在全国33个省会城市、直辖市、自治区及港台地区举办的“万水千山总是情·徐培晨国画猿猴全国巡回展”,先后更迭力作500幅,既有十余年前的作品,亦有新作;既有丈二巨幅《故园情》、《竹泉清清诗梦绿》等,亦有25米长卷《林泉高致》;既有工笔巨制《金猴寿桃》、《戴月图》,也有大写意《蛛猴觅食图》、《疣猴印象》等。其猿猴长卷以草书之线条写奇石、烟岚、飞瀑、流泉,错落有序地穿插怪松、奇柏、红枫、祥草,其间画有100余只猿猴,色调雅致,气象万千,气韵生动。巨作《故园情》,前景勾写芭蕉,其后写峭岩奇石,石涧溪流淙淙,岩上红梅妍开,数十只猕猴活跃其间,给人以其乐融融的野趣亲近感。展品建构各异,猿猴众相万殊,可谓旷古未见这般洋洋大观之丹青猿猴矣。“巡回展”历时4年,他踏遍万水千山,与全国各地书画家交流艺术,在历史上从未有过。因此,“巡回展”所产生的社会影响已冲出了美术界。理论家认为,巡回展继承了傅抱石、亚明等江苏艺术家万里壮游的传统,再度将江南文化奉献给全国的观众,对新金陵画派在当代的延伸、发展、探索有着积极意义。同时,也让独特笔墨语言的猿猴得以广泛传播。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及香港大公报、美国国际日报等海内外新闻传媒予以高度评价:认为这是21世纪画坛的一次大创举。
 
    现在,安徽省马鞍山市设立徐培晨艺术馆,画家将不同时期的精品力作赠予马鞍山市政府,为徐培晨艺术馆永久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