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活动 艺术评论 媒体报道 慈善公益 论文著作 艺校成果

搜遍奇峰结猴缘

    明人吴承恩在《西游记》中,塑造的猴王孙悟空神通广大,它只要从身上拔下一根毫毛,对其吹口气,眼前立刻变幻出千百只活蹦乱跳的猴儿,虽说奇妙,不过神话耳。当今,中国画坛却有一奇人,主攻猿猴绘画,其笔下写出的猿猴已达数万之多,且个个机灵、淘气、快乐、勇敢。他也如孙悟空一般,具有“煽情造势,上天跨海”之功。他曾率领其笔下的猴群巡视过全国33个省会、直辖市、自治区、特别行政区,还登陆过宝岛台湾。他的猴画除为普通民众珍藏欣赏外,还晋京登上中南海诸多办公室的墙壁,和政治局常委们朝夕相处。更有雄心勃勃者则飘洋过海,跨进法国艺术殿堂卢浮宫和美国钮约联合国大厦,面对来自全球的五色游客和各国政要,其笔下的猴儿们“骚首弄姿,嘻戏打闹,腾云驾雾,呼啸山林。”它们的出色表现,深得中外美术界的推崇和喜爱,也为作者羸来“东方猴王”的美誉。

    他就是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江苏省中国画学会副会长、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长徐培晨先生。 说起徐先生画猿猴的兴趣,始于1981年他赴四川峨嵋山的写生活动。那天他在山路上忽遇一群猕猴。猴儿对他异常热情,或栏截围堵,或掏包搜身,或伸手乞讨。令其不由想起了“童子戏弥勒”图。只见顽童们围住弥勒,有捏鼻子,有掏耳朵,有挠脚丫,有抠肚脐……惹得弥勒开怀大笑,一时,童乐,佛乐,其乐融融。

 

   

    娥媚山那群猕猴对徐培晨的亲昵,使其对猴儿产生浓浓的爱意。加之儿时在家乡观看猴戏时留下的种种美好回忆,促成他选定以猿猴画为毕生的主创方向。从此他与天下猿猴结下不解之缘。

 

    查遍画史,猿猴很少被画家当做绘画的题材。究其原因,猿猴难画。据史书记载,北宋画家易元吉常到深山之中,观察、体会、揣摩猿猴的生活习性,心传目击,写于毫端。终成古代猿猴画开山鼻祖。由此可见,画好猿猴要有悟性,更要注重写生,吃得辛苦。易元吉虽是古代猿猴画大家,但由于受交通条件所限,他能目击的也仅黑猿与猕猴而已。

   

    如今大千世界交通便利,徐培晨为观察了解各种猴儿的生存环境和习性,不仅深入国内名山大川,还远涉重洋,去南美洲探访过罕见的蜘蛛猴。

    谈起全球猿猴的种类和分布,徐先生如数家珍,俨然一位资深的动物学家。他说:“当今,随着人类对森林资源考察的深入,发现的猿猴竟有两百多种,仅中国就有十八种之多。原始猴类如懒猴;叶猴类如金丝猴、白头叶猴、黑头叶猴、灰叶猴、平顶猴、熊猴、红面猴;长臂猿,有黑长臂猿,反掌长臂猿,白眉长臂猿等等。他们分布在我国的各名山大川之中。世界各地分布的猿猴就更多了,热带非洲、东南亚、南美洲,品种多样。大体型的如山魈,小体形的如鼠猴、狨。家族中等级森严的如狒狒,爱叫吼声如雷的如吼猴,色彩黑白相间的如黑白疣猴,焕彩的翠猴、赤猴,拖尾的狮尾猴,美丽动人的达依安娜猴,小巧玲珑的松鼠猴,数不胜数,足见全球猿猴家族的多样与庞大。” 这也注定了徐先生的猿猴画,拥有比易元吉更广阔的视野和更丰富的追求。但是,有一点则是千古不易,画家必须在“师法自然”上下足苦功夫!

 

    徐培晨喜欢冬天去黄山,大雪封山,白雪皑皑,可也断绝了猴子觅食的路径,黄山景区有专人为猴子“雪中送炭”,只须投食者一声呼唤,刹那间,成群结队的弥猴就会从山谷、丛林中蜂拥而至,前来觅食的猴子你争我夺,千姿百态,形象生动。他曾赴河南济源,那里生活着数千只猕猴,他置身其中,体验荒山野岭、群猴聚栖的野逸生活。

    

    他还到过海南灵水猴岛,岛上山泉众多,猴儿们纵情的嬉水玩耍。它们爬到临泉的树上,往下跳入水中,溅起雪白的浪花,猴儿们遨游嘻戏在清彻的泉水中。

    徐培晨在西双版纳野象谷,看到一对白眉长臂猿,公猴为黑色,母猴为黄色,它们以长臂悬挂于树枝,与他距离只有两米多远。徐盯着它们望,它们也好奇地凝视着徐,大概它们从徐的眼神和举止中读出了友善之意,便回首向同伴们发出呼唤之声,眨眼功夫,森林里树动枝摇,响成一片,数十只长臂猿如旋风穿林,骤然而至。接着群猴又竞相长啸,此起彼落,悠扬激越,震撼在山林上空。尤如一支合唱团在引吭高歌,欢迎远道而来的不速之客。

    也许是心仪猿猴的缘故,徐先生不经意间便留成了如今的长发大髯,这使他在外表上和猿猴愈加相似,朋友们尊称他为“猿公”。而猿猴们却把他视为“同类、首领”十分愿意同他亲热。这既有我亲眼目睹,更有照片为证。    

    2012年6月,徐先生偕同一行人来到黄山猴坑茶叶文化楼,楼旁有一铁笼,笼中豢养老猕猴一只。众人上前围观,老猴谁也不睬,却眼明手快,一把抓住培晨的衣襟,发出吱吱鸣叫声,仿佛老友重逢,又似拜见猴王。惹得众人啧啧称奇,不得不叹服猿公与猴儿的不解情缘。

    2012年8月,徐培晨一行人至神农架写生,只见金丝猴围着猿公,有的搂腰、有的趴肩、有的抓手,在猿公面前撒欢、打闹、追逐、争食,那情景,丝毫不亚于花果山小猴见到了久别的孙悟空!众人再一次被猿公与猴儿的深深情缘所折服!

    徐先生为创造稳定的写生环境,2012年6月,首建安徽黄山猕猴写生创作基地,又在2014年11月,再建贵州梵净山黔金丝猴写生创作基地和广西崇左白头叶猴写生创作基地。

    我作为《花鸟画研究》主编,应筹办这一系列活动的翟优总裁邀请,参加了徐先生三建猿猴写生基地的活动,同时有幸目睹了猴类在大自然中极为罕见的生活形态。终于明白徐培晨作品中那千姿百态的猿猴形象和取之不尽的风景构成,皆是从丰富多彩地自然形态中提炼感悟而成的,绝非凭空杜撰而来。

  

    徐先生的猿猴画表现手法众多,既有工笔勾勒赋彩的表现形式,又有兼工夹写的小写意形式,还有纯水墨大写意形式。他既能作背景复杂的全景式描绘,又能化实为虚,仅强调主体笔墨的折枝式描写。他无论面对丈二匹巨幛,还是尺幅小品,都能做到成竹在胸,解衣磅礴,挥洒自如,游刃有余。

    我认为徐先生的大写意猿猴画最具特色,因为那是一笔笔写出来的。他用大笔饱醮中间墨色,寥寥数笔就写出了猴头、躯干、四肢等,待猴子的大体动态已出,再用浓墨点虱猴子的手足等部位。更用细笔将五官一一刻画,眼睛乃传神之物,他刻画尤为精到,他画猴眼必在瞳孔上点一粒白粉,以示高光,阿睹立即神采奕奕,左顾右盼,极为传神。

    大写意之意趣,首先体现在笔墨上。徐培晨写猴以“一笔画”率性为之,一笔墨须用尽方止,故干、湿、浓、淡,变化自然,墨彩焕然。且一笔之中其动态、结构、皮骨俱备。 他作画潇洒自如,骨法用笔,神完气足,水致墨韵,老辣灵动。水墨线面之间的浓淡、疏密、变化、错落有致,水墨交融,浑然一体。

    徐培晨为强化笔势,写猴出之野性,常在猴尾上添加长线,使画面充满张力。他作画以墨为主,仅用少许颜色,他为突出猴脸和屁股上那淡淡一抹朱红色,竟用墨赭色印泥以避之,仅此,即可窥其艺思慎密,匠心独运。

    在他的笔下,一只只猴儿或跳,或立,或跃,或啸,或嬉,或闹,无不跃然纸上,活脱脱地表现出猿猴的调皮与灵性,配上古柏苍松、飞泉山瀑、各色花木均相得益彰,浑然天成。从那些畅快淋漓的笔墨中,能清晰地感受到绘画语言的魅力和描绘对象的生命力完美地交融在一起了。

    “用志不纷,乃凝于神”。徐培晨倾注一生精力于猿猴画专题创作,他翻山越岭,深入猴群,夜以继日,砚田笔耕。探索创新,硕果累累。先后出版了《徐培晨画集》、《徐培晨国画猿猴大观》、《徐培晨国画猿猴集》、《徐培晨画猴百图》、《徐培晨美术文集》、《画猴技法述要》、《名家画范---徐培晨教你画猿猴》、《近现代名家画集---徐培晨卷》等三十余部画册。

    2011年徐培晨60华诞荣庆之际,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了其个人作品晋京展,国家高层领导人,文化艺术界的名人、同仁,聚集一堂,观众如潮,对他的艺术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中国国画院名誉院长刘勃舒在中国美术馆展会上说:“徐培晨是一个大画家。现在全国美术界只要谈到三个大画家,必有徐培晨。”当代美术评论家马鸿增高度评价徐培晨猿猴画为“当今画猴,徐培晨独标一格,堪称大家,是继宋易元吉后唯一人而已”。 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则称誉“徐培晨是开宗立派的猿猴画大家”。

    2016又逢猴年,徐先生将披银发美髯,迎着朝阳,率领他笔下的猿猴大军,再度晋京,举办“山海情怀----徐培晨名山大川猿猴写生画展”。我们期待着徐培晨先生更多更美的新作问世。

(此文2014年12月刊载于《花鸟画研究》总第81期)

作者:江苏省花鸟研究会顾问、江苏省格冠美术馆名誉馆长、江苏省中国画学会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