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活动 艺术评论 媒体报道 慈善公益 论文著作 艺校成果

东方猴王徐培晨的题猴诗尚未有人研究(六)

徐培晨的诗尚未有人研究(六)

 



      齐白石老人家很搞笑,明明画是强项,偏偏讲诗写得最好,画甚至不如篆刻书法。
这其实是齐白石老人家自己抬自己,越是弱项越排第一,更重要的是,他知道好的画家不会写诗,必降画格。
     徐培晨没有必要象齐白石那样在意自己,本身是教授,著作等身,中国画中的人物、山水、花鸟、工笔、写意、书法、诗文、理论无不擅长,是位修养全面的学者型艺术大家。其诗作看似信手拈来,实则豪爽天成。
徐培晨以题画诗居多,皆七律,内容大多为咏猴,称之为题猴诗也是合适的。
出自一人之手,以猴为题材入诗,且配猴画,达数百首之多,古往今来,只徐培晨一人而已。
     目前为止,尚无人研究徐培晨的猴诗,属于一项空白,哪位在读博士若能选此为论文主题,定会收获大奖。
     徐培晨的猴诗有李太白之风,"上下千秋百代迟,斑驳成文韵成诗。一部西游记猴踪,山川威名草木知。"李太白若能读之,能不敬佩乎?
     "画猴五次又三番,濡墨挥毫何处闲。积得图稿无计数,且认他人称猴仙。"凡成大成就者,无不是勤奋好学,徐培晨能在一幅画中画百余只猴,形态各异,"或坐、或立、或攀、或跃、或嬉、或憩、或食、或饮、或亲昵、或爱抚、或抓耳挠腮、或互相挠痒",没有几十年功力岂能达此境界。俞律先生评价徐培晨的猴是笔墨喂养出来的,可谓入木三分。
     我最喜独坐,一杯浓茶,一本好书,然往往相思命驾,而一坐不能静读;随心翻翻,则索然寡味,不肯再读,只好习字了。而今晨读到徐培晨的诗,干脆站立窗前,面对紫金山,大声朗诵起来,"历劫不磨不改容,拨雾拂云作寒声。枝繁叶茂春常在,啸傲东西南北风。"
     读罢又思,天天作文找题材很辛苦,何不选个目标,如同挖井,一挖到底多好?
      由此看来,研究一下徐培晨的诗就甚好。(钱诗贵丙申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