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活动 艺术评论 媒体报道 慈善公益 论文著作 艺校成果

人品高尚学养兼优的艺术家

                                

                                徐 培 晨 画 集 序 言  
               

         人 品 高 尚 学 养 兼 优 的 艺 术 家 
                                                         孙  克 


    徐培晨先生是当代优秀、杰出的写意花鸟画家。自从和他相识,交往二十多年来,看到他始终如一地以虔诚的心态、顽强进取的精神,充满自信从而以锲而不舍的努力在自家的园地辛勤耕耘,成绩斐然可观,艺术修为日臻成熟境界。从这样一位画家成长,上升的过程,确实令人真切的感觉到中国画艺术在改革开放新时期以来取得的真实而巨大的进步。

  
       徐培晨自幼喜画,1974年考入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有幸师从南师大各位名师,南师大美术系的前身是当年徐悲鸿先生执掌的中大美术系,名教授杨健侯等都出其门下,从而沿袭了徐先生美术教育的高标准严要求、对社会对学生负责任的思想。徐培晨作为农家子弟在文革动乱时期能够进入高等艺术学府,其全身心投入、兢兢业业、孜孜矻矻极力向学的拼搏是人们不难想象的。他以优异成绩留校任教,上世纪80年代初继续研修,技艺精进,人物、花鸟、山水、走兽、诸科兼能,工笔重彩、水墨写意无所不通。这或许是做教师必备的功夫,但是这一种兼能互通的本领,对于他后来的精专画猴艺术可是大有裨益。用俗话来讲,徐培晨教学之外搞了一块“自留地”,那就是他最为倾情痴心的画猴艺术。我们知道,中国画是一个完整的体系,大体分为人物、山水、花鸟三大类,此外,走兽归为花鸟类内,(鞍马大多与人物分不开),而猿猴一种又是走兽科的一部分。显然,徐培晨选择了“精专”,画的多也画得精。于是,这些年来徐培晨时常被冠以“猴王”等称号,虽然其中难免有些戏谑的味道,但是画家的付出、努力和成绩没有白费,也的确有“实至名归”的意义。事实上艺术实践也和做其他学问一样,“精”与“博”并非对立而是相辅相成、辩证一体的关系。徐培晨既然精于画猴一道,却不仅只画个猴儿为止,他把山水、花鸟,乃至人物都融汇在一起,创造出完整的画面,独特的意趣和意境,更形成特有的画风和个性。

  
       画史上不乏长于画动物鞍马的名家,唐代的曹霸、韩幹画马,宋代易元吉画猴,彪炳史册。近代张善孖画虎、徐悲鸿画马、黄胄画驴,更令人赞叹,影响巨大而深远。徐培晨画猴专精此道三十余载,日夕投入,乐此不疲。行文至此我不禁想到,画家生涯其实是爱好和情感的投入,是一种绵延不绝的激情,对生活、对自然、对生命的爱,在画家的生涯里化作艺术生命的投入,必将产生打动人心的艺术品。在画家徐培晨的艺术里,我感到他的一颗跳跃的童心,就像我们幼年时候在街头看到民间艺人耍猴子,以及在动物园观看猿猴跳跃嬉戏而不愿离开的心情,只是徐培晨把这一颗爱心、童心牢牢地抓住了,通过笔墨凝化成在再现的艺术形象。到底徐培晨在早期探索过程中付出了多少代价,费了多少心血,消耗了多少宣纸,方才取得成功,画家不讲我们只能去猜了。干我们这一行的都知道,搞艺术只靠天分不行,还要大量的劳动,要有扎实的基本功,要有真本领。

  
       徐培晨是一位有真本领的画家。他早年画工笔重彩画,人物也画的不错,毕竟当时的美术教育就是以造型能力为基本功培养的。他笔下的写意猿猴形神兼备,生动活泼,各种形体语言相当丰富,猿猴的大小群体生活场景,长幼相亲,尊卑有别,几乎是一幅幅猿猴社会生活场景图,就纯技术的角度看似乎也不比创作人物画简单。但是,徐培晨的艺术充满活泼的生机和盎然的趣味,令观众得到充分的审美享受乃至会心的一笑。

  
       近年来中国画坛出现一种技术化的倾向,突出表现在工笔画尤其是走兽题材方面,大约是由于照相机和电子技术高度发达的影响,在青年画家中出现了和照相机“争功”的势头,把郎世宁、刘奎龄父子传下来的撕毛技术,发挥到极致,甚至聚焦到老虎鼻子上的绒毛一根都不少,那样的超真实,看得我真是服了。但是我不禁怀疑是否有此必要?我有时想到西方绘画,从来以真实见长,19世纪末达到极限,(前年我在马德里普拉多美术馆欣赏到不是太有名的油画家令人惊讶的超级技法作品)以致后人难以为继,科技的发明刺激西方绘画走向另一个极端:从“极似”走向“极不似”,乃至达到“反艺术”的道路。当然,市场经济金钱的拉扯和推动作用很明显。今天中国画局面在市场的推动下可谓狂飙猛进,会不会重蹈西方艺术的覆辙?在当下西方现代艺术及其掮客的攻势下,值得有智慧的中国人的思考了。于是,如何保持和发展中国画的写意精神,让我们的文化和艺术,保持其可贵的人文、人本精神,即努力创造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富有人性的真善美特性的艺术,无论如何都要爱护和提倡。

  
       如上所述,我更加赞赏画家徐培晨的写意艺术,在形神兼备的目标下,画家驰骋神思,自由自在的想象和创造,画家的笔下既是真实的猿猴生活的大自然,更是任凭他神游八荒、率意挥洒的想象中的世界。徐培晨的笔墨娴熟,简练松活,清雅潇洒,境界脱俗,堪称高手。无可否认的是,由于水墨写意画具有相当的难度,笔墨表现能力须经多年历练方可臻于成熟,作为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中国写意画,对于画家的深厚宽广的学养以及为人品德,要求是很高的。不难想象当下难免浮躁和急于事功的中国画界,全国性的大展上高端的写意画精品力作难得见到的原因了。

  
       我所熟知的画家徐培晨是一位颇有个性、率真脱俗的艺术家,在他的身上还保有中华民族宝贵的传统美德,为人纯真质朴,谦逊和蔼、从不张扬。对照当下美术界某些自我标榜、恶意膨胀、沽名钓誉、败坏风气之徒,徐培晨则自奉甚简,一袭布衣,黧面长髯,笑容谦和。许多人不知道的是,这位并非画坛富人的布衣画家,竟把多年来自己珍爱收藏的郑板桥、傅抱石精品以及数量巨大的汉画像石、汉代铜印,连同自己的精品力作一股脑捐给了安徽、江苏和宁夏地方文化部门,供群众欣赏。当我在展厅里面对这些真品的时候,被深深的感动之情至今难忘。

  
    徐培晨真的是一位人品高尚、学养兼优的杰出艺术家。  


                                                                                                2015年12月于京华道不孤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