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活动 艺术评论 媒体报道 慈善公益 论文著作 艺校成果

如意金箍变画笔,不取西经书画经

徐培晨,1951年生,江苏沛县人。系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博士后流动站合作导师(美术学),第十届江苏省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中友国际艺术交流院副院长,江苏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基地——江苏省艺术强省建设研究基地首席专家,江苏省文史研究馆馆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长。

其作品多次参加国家级美术作品展览并曾荣获金奖。作品被文化部、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南海、人民大会堂、毛主席纪念堂等单位收藏。

出版有《徐培晨美术文集》《画猴技法概要》《徐培晨画集》《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徐培晨》《生机与雅意——中国花鸟画的世界》(商务印书馆)、《山林翰墨情》(人民出版社)等论著、画集三十余部。


 

如意金箍变画笔,不取西经书画经

——徐培晨对于中国画的贡献之三:

品质篇

□邵顺文

大象无绳 纵横逾矩

在徐培晨先生的十二通景屏《苍松列阵图》中,他以黄山名松黑虎松、凤凰松、麒麟松、团结松、大王松、卧龙松、迎客松、送客松、探海松、竖琴松等入画,苍松列阵,于山峦之上立根,在天地之间傲拔。其姿也英,其势也威,其神也武,其气也雄,排山倒海之状,震撼人们的心魄。他把松的骨气、血气与浩气,以大写意的形式再现于观者的面前,向人们展示了一座威武不屈的“精神长城”。而在他的十二通景屏《登高松兮骋望》中,他则以黄山松作为背景,描绘了一群活泼灵动、顾盼生辉、和谐愉悦的猿猴生活场景。在写松时,松干、松枝、松叶皆以浓淡不同的墨色绘就,而猿猴则或墨或赭,面孔施以朱砂,使观者可以清晰判断猿猴的位置。动静相谐,形象生动。

徐培晨自开始创作以来,所绘作品不下千幅、万幅,其中精品数量浩繁,令人叹为观止。“万里此情同皎洁,百年今日最辉明。公元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写百猴梅月图于金陵五台山之麓行云斋”——此图系为欢迎香港回归而作。香港作为中国人心中一个百年长痛,在当日终于回归祖国母亲的怀抱,艺术家的欣喜之情难以言表。他情不能抑,挥毫泼墨,汪洋恣肆,一气呵成,一幅盛世团圆的温馨图景跃然纸上。激动人心的时刻,百年一遇的盛事,千载难逢的题材,此刻都化成了他笔下的百猴、白梅与圆月。而另一幅“九九艳阳天——写在公元一千九百九十九年十二月二十日澳门回归之时”,则是上作的姊妹篇。徐培晨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一盛大题材,为了避免与香港回归题材在创作上的重复,他以一轮大写意的太阳表达了洋溢于心头的喜悦之情。万丈光芒普照下的神州大地,这一刻人人喜笑颜开,国人头顶的四百年阴霾一扫而空,举国沉浸在盛世的欢腾中。

《论语·为政》中,孔子曾经悟得“从心所欲不逾矩”,人们谓之不仅是个体社会化与个体化和谐发展的最高境界,也是人的生态健康至善的主客观标准。笔者认为,这个“不逾矩”放在艺术领域,应当作如是解读:在艺术创新的道路上,真正的不逾矩恰恰是时时、处处准备逾矩。艺术以自己的天真烂漫随时超越古人,超越现实,并超越艺术自身。白石老人的“衰年变法”不正是他不断“逾矩”的表现么?纵观徐培晨的作品,他从工笔人物、工笔花鸟、工笔山水、工笔猿猴向写意猿猴的一路突破,哪一步不是因为他“逾矩”才取得的成就?所以,对于真正的艺术大家来讲,他是一个在人格和艺术上的“自由人”。卢梭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于艺术家而言,这句话应该被诠释为“人生于枷锁,却无往不在自由之中”。这个自由,即是艺术家观察的自由、表达的自由、突破艺术形式与疆界的自由、“逾矩”的自由。唯有把这种自由用到实处和极处,才能诞生伟大而光辉的艺术家与艺术作品。

大象无绳,纵横逾矩,徐培晨在自己的艺术领域找准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定位,并开启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时代。可以说,徐培晨正是把画好猿猴,光场传统文化,传递自然世界的和谐美当成了属于自己的使命。他笔下的每一只猿猴都朝气蓬勃,散发着不朽的青春气息;他一生画猴,但是没有画过一只关在笼子里的猴,没有画过一只拴在绳子上的猴,没有画过一只困在山崖上的猴。他画卷上的每一只猿猴,都向人们表达着自由、和谐、真诚、热切的情感。

徐培晨在猿猴画创作中的“逾矩”,还包括作为画卷主题的猿猴的种类繁多,以及作为画面活动背景的草木植物类别之多。

在他的笔下,猿猴的种类多达200多种,包括长臂猴、白眉猴、狮尾猴、金丝猴、台湾猴、蜂猴、日本猴、黑白疣猴等。它们活动的区域也从淮河大地蔓延到了世界各地。因而,他猿猴画中的植物也比淮河流域的植物种类繁多,形态各异。而他作品中常见的植被有松、柏、梅、兰、竹、菊、芭蕉、柳树、芦苇、向日葵、桃树、枫树、椰子、樱桃、荷花、桂花、月季花、迎春花、杏树、牡丹花、水仙花、石榴、梧桐树等……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每一种植物在他的笔下都趣意灵动,活色生香。可以说,“逾矩”与“自由”意识拓宽了他的创作空间,使得他的作品达到了前人无法抵达的海拔高度。

大德不语 山川仰止

“迄今为止,徐老已经在国内捐建开设了五个艺术馆。他捐建的第一个艺术馆在安徽马鞍山市,馆内汇集了徐老捐赠给马鞍山市政府的个人各时期的藏品291件,个人收藏的郑板桥、石鲁等名家书画268件,汉画像石106块,汉印113枚,汉砖162块,汉陶俑68件,唐陶俑38件,青铜器10余件;他捐建的第二个艺术馆在江苏连云港市,捐赠的绘品包括200余幅他的国画猿猴作品,既有六尺整张的巨幅十二通屏《仙山百猴图》、丈六巨制《水帘洞前瑞雪飞》,也有精斟细酌的微型扇面,还有他亲绘的青花梅瓶、紫砂壶等,更有他多年来收藏的郭沫若、于非闇、亚明、陈大羽、吴湖帆、李苦禅等名人书画以及珍贵的汉画像石、汉印、汉镜、汉俑;他捐建的第三个艺术馆坐落在常州,捐赠的绘品与藏品包括他绘画的猿猴画及珍藏品486件;他捐建的第四个艺术馆在徐州,该馆珍藏了他精心绘制的作品120余件和他手绘的青花瓷器、紫砂壶各30件,并将他捐赠的王时敏、王鉴、李鱓、张大千、吴昌硕等书画藏品一并收藏;徐老捐建的第五个艺术馆在淮安,该馆珍藏了徐老精心创作的108幅绘画、书法作品……”在采访徐培晨时,他的好友、南京师范大学智百鸣先生适巧来访。智百鸣兴趣盎然地向我述说起徐培晨这些年捐赠出去的画作和藏品。

这是一组多么惊人的数字!这些数字向我们述说了艺术家从事艺术生活的勤勉与艰辛,述说了他无我无私的奉献精神,更告诉了我们他的胸襟是何等开阔,他内心的爱又是何等博大宽广。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坚守者、护卫者、传承者、发扬者、光大者。不光在创作上坚定地捍卫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在平时的生活中,他更是倾其所有,收购了很多散落在民间的珍宝,如前文述及的郑板桥、石鲁、郭沫若、于非闇、亚明、陈大羽、吴湖帆、李苦禅、王时敏、王鉴、李鱓、张大千、吴昌硕等名家巨作,以及琳琅满目的汉画像石、汉印、汉砖、汉镜、汉陶俑、唐陶俑、青铜器、青花瓷、紫砂壶等。所有这些珍贵的宝藏,他几乎一件不留地捐赠给了艺术馆。当所有人都在背后议论说他傻、说他痴的时候,徐培晨没有放在心上。他知道,自己所做的事情就是要保护国家的珍品不散失不流落,至于别人是否理解,已不重要。诚如加缪所言:“一切特立独行的人格都意味着伟大。”徐培晨有着加缪笔下的伟大人格。他的无私无我,远非平凡的人们所能抵及;他的高尚与高贵,必将成为艺术史上最瑰丽的一道风景。

徐培晨在自己的艺术人生中,不光捐建成立了五个艺术馆,还用自己的工资收入支持了很多贫困学生的学习和生活。他的爱心,得到了圈内外朋友们的高度赞誉。

大行慎独 造极登峰

与徐培晨交流,我想到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另一个词:慎独。曾国藩曾经如是诠释“慎独”:“慎独则心安。自修之道,莫难于养心;养心之难,又在慎独。”古今中外,一切大成者,无不是慎独的典范。徐培晨正是这样的典范之一。慎独体现在他的身上,更表现在他对于作品的严格要求上。在开拓中国猿猴画领域方面,他付出了别人无法想象的汗水和努力。对猿猴题材的选择与确定,对猿猴生活的熟悉,对猿猴表达的准确等诸多问题上,他的“慎独”思想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一、独辟蹊径,志在必得。采访中,当笔者问及他为什么选择以猿猴作为自己创作的主要对象时,徐老侃侃而谈:“全世界有200种左右的猿猴,我国森林中据考察也有21种。这是一个大家族,但从现存的国画作品来看,前人作品中表现的只有黑猿和猕猴之类,更多的品种并没有被艺术再现出来。我之所以把主要的精力放在猿猴上,就是因为这里有非常宽阔的空间等待拓展。作为艺术家,这样的空间于我来说,就是一束微光,错过这样的微光,是艺术家攀登艺术巅峰道路的失策。”

二、披星戴月,与猿共舞。这一点,可以在徐培晨的自传《山林翰墨情》中看到:“写生在年轻的时候跑得比较多,像云南西双版纳,这里是猿猴的栖息地,典型的动物王国和植物王国。我除了画猴之外,还要熟悉它们的生活环境,所以就要长时间住下来,进行观察、写生……”“动物园的猴子活动范围小,可以近距离观察。在作品中表现的猿猴大都是动态的,只能够靠对其运动规律的把握,而猿猴动作迅速敏捷,只能够靠记忆。不然的话,就只能画静止的。很多人靠照片去画,或将动物园里的猴子搬上画面,这就比较狭隘、受局限,所以还要到动物的栖息地多观察、多体会、多了解。”

三、工写兼用,静动和谐。加缪说过:“攀登顶峰,这种奋斗的本身就足以充实人的心。人们必须相信,垒山不止就是幸福。”为了攀登猿猴画这座顶峰,徐培晨采取了多面出击的方法。他一方面以工笔表现猿猴的静态美,同时以写意表达猿猴的动态美,开创了猿猴画从“笔头”到“心头”的跃变,使得猿猴画有了自己的系统性和思想性,从而达到了一个崭新的巅峰。

徐培晨深悟罗斯金所言,“艺术的基础存在于道德的人格”,以自己高尚的情操把自己耸立成属于这个艺术时代的先锋。他是汉文化发祥地的骄傲,也是民族的骄傲。徐培晨在自己的艺术生涯中,一刻没有忘记过自己的故乡,没有忘记过自己艺术的根之所在,没有忘记过中国画的原乡意识。原乡的厚重文化传承,原乡的美丽,原乡的苦难情怀都是艺术家不可忽略的养分。而这三者中,苦难的人生履历正是艺术家艺术作品品质的重要血系。徐培晨也有苦难的人生年华,他的少年时光基本在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情况下度过。这一切成了他发愤图强的种子,也成就了他作品中可贵的品质。

《西游记》中的孙悟空,用手中的金箍棒一路扫向西方,从而取得了真经;生活中的徐培晨,把孙悟空的“金箍棒”变成了自己手中的“画笔”,向我们描绘了一卷通往艺术大道的宝典与真经。

这卷真经,我谓之曰“画经”。我相信他的画作能够和《诗经》《茶经》等一样成为中国文化不可或缺的部分。

 

徐培晨作品欣赏:

三五团圆照满天(96×180厘米)

   寒筱瑞雪(69×68厘米)

国色金猴图(138×69厘米)

灵猴嬉水(180×97厘米)

金粉四条屏(137×34厘米×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