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活动 艺术评论 媒体报道 慈善公益 论文著作 艺校成果

取天法人 画我境一——“猴王”徐培晨猿猴画中的花草树木审美

徐培晨,号猿公,1951年生,江苏沛县人。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长,江苏省第十届政协委员,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江苏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对外友好协会国际艺术交流院副院长。其中国画功底深厚,山水、人物、花鸟画俱佳,尤精猿猴,被誉为“东方猴王”。著名美术评论家马鸿增先生高度评价其猴画为“继宋易元吉后唯一人而已”。中国国家画院名誉院长刘勃舒先生说:“徐培晨先生是一个大画家。我说句不客气的话,现在全国美术界只要谈到三个大画家,必有徐培晨。”


美术评论界对徐培晨猿猴画中的猿猴予以了高度关注,包括央视在内的多家媒体也对他的猿猴画进行过大力宣传并向海内外推广,而作为猿猴画背景的花草树木却鲜有谁论及。其实在徐培晨的作品中,不光作为“主人公”的猿猴鲜活灵动、引人注目,其作为“主人公”活跃背景的花草树木也一样风采绰约。本文谨以其画作中的花草树木为例,来透视徐培晨创作对背景的娴熟把控及艺术追求。


徐培晨先生为江苏徐州人,滋养他的河流主要是长江流域的淮河。淮河流域,草木丰盛,四季都有青枝绿叶,是中国广袤大地上的一颗璀璨明珠。刺蓟菜、山苋菜、竹节草、对节莲、大菊、杜红花、金针菜等百余种植物广泛分布在这片美丽丰饶的土地上,与松、柏、梅、兰、竹、菊等构成了这片土地上神奇而壮观的景致,也成为了徐培晨艺术作品中丰厚的养料。徐培晨画猿猴,赋予了猿猴更多的“拟人”与“象征”意义,使其笔下的猿猴既可在崇山峻岭、高树乔木中攀援,也可以在平阔的地面上自由惬意地嬉戏。徐培晨赋予了猿猴独特的生命特质,猿猴也成就了徐培晨在艺术领域不可撼动的海拔高度。


在徐培晨的笔下,猿猴的种类多达200余种,包括长臂猿、白眉猿、狮尾猴、金丝猴、台湾猴、蜂猴、日本猴、黑白疣猴等。它们活动的区域也从淮河大地蔓延到了世界各地。因而,猿猴画中的植物也比淮河流域的植物种类繁多,形态各异。


首先,草木植物种类繁多,缤纷绚烂。在徐培晨的猿猴画中涉猎的草木植物极其繁多,比较常见的有松、柏、梅、兰、竹、菊、芭蕉、柳、芦苇、向日葵、桃树、枫树、椰子、樱桃、荷花、桂花、月季花、迎春花、杏树、牡丹花、水仙花、石榴、梧桐树等。在《金猴献瑞图》《吟遍春风十万枝》《大寿》《瑶台果熟》等中,他以桃树为背景;在《阳春》《新绿》等中,他以垂柳、柳树为背景;在《松韵》《登高松兮骋望》《岩松》等中,他以松木为背景;在《清风徐来》《节节高》《高风亮节》《新竹清嘉》等中,他以竹为背景;在《蕉风竹露》中,他以芭蕉、竹为背景;在《雪意图》《柏猴图》《古柏峥嵘》《黄山凤凰柏》《龙柏》《古柏拂云作寒声》中,他以柏为背景;在《椰风》《椰风吹,海浪涌》中,他以椰子树为背景;在《霜猿图》《春梅春水两发香》《乾坤清气》等中,他以梅为背景;在《艳阳》《蕉藤情韵》《绿了芭蕉》《绿天》中,他以芭蕉树为背景;在《荷花世界柳丝乡》《柳风荷韵》《六月风》中,他以荷花、柳为背景;在《秋水秋江两茫茫》中,他以芦苇为背景;在《一天铺霁万里秋》中,他以菊花为背景;在《蒸蒸日上》《向阳颂》中,他以向日葵为背景;在《居高声自远》中,他以梧桐为背景;在《枫叶图》中,他以枫树为背景……凡此种种,不一而足。每一种植物在他的笔下都趣意灵动、活色生香,所以,人们多评其猿猴画中的猿猴特色,却忽略了画中花草树木之绚丽多姿,窃以为不该。


琳琅满目的创作背景后面,是画家一次又一次深入生活、仔细观察、认真揣摩、独到思考、潜心描绘的艰辛历程。无数个风霜雪雨的日子,记录了画家勤奋耕耘、辛苦劳作的旅途。从徐培晨的身上,我看到了梵高的影子,我看到了路遥的影子,我看到了陈忠实的影子。他们都以自己的汗水成就了自己,也成全了世界。虽然他们从事的艺术领域不同,但是,为艺术而付出毕生心血的使命感和责任心驱动着他们“苦其心志,劳其筋骨”。以上创作的背景,可以让我们了解一个热爱创作的徐培晨,了解一个贴近自然、行走平原丘陵的徐培晨,了解一个物我化一、艺我化一、天我化一的徐培晨。


徐培晨猿猴画背景的第二个特点是:草木花树各有特质,与画中的猿猴相得益彰,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王菡薇曾说:“徐培晨在积累经验和探索技法的过程中没有丝毫放松对于传统素材的敏感捕捉,不仅将各地奇花异草、怪木峻石留在了速写本中,还深深地刻在了他的心里……言之如数家珍,在创作时自然可以随时取用,无拘无束。”可以说,在中国的文化传统中,每一种植物几乎都被赋予了人的特定气质。故而有“菊以渊明,梅以林逋,竹以王徽之,莲以周敦颐,桃以避素人,杏以董奉……荔枝以杨贵妃,茶以卢仝、陆羽,香草以屈原……芭蕉以怀素,瓜以邵平”之说。张潮在《幽梦影》中还说到:“愿在木而为樗;愿在草而为蓍”。草木在文人笔下均有了不一样的精神寄想。在徐培晨的画中,竹叶形奇特,有虚有实,青碧可人,象征着节节高升、富贵吉祥,还象征着人品清逸和气节高尚;柏树坚毅沉稳,象征着坚强不屈;梅花凌寒绽放,象征着忠贞不屈;荷花出淤泥而不染,象征着纯洁无瑕……这些不同植物的不同象征意义,与作品中的猿猴浑然一体,使得每一幅作品中的每一只猿猴均有了不同的气质,从而扩展了徐培晨猿猴画受众的广度、宽度。


松是宁静的象征,也是清高的代言,更是不惧苦难的代表。李白《南轩松》、苏轼《送杭州进士诗叙》、李涉《题五松驿》、贾岛《松下偶成》、岑参《感遇》、白居易《松树》等诗作中均有关于松的描写。皇甫松更在《古松感兴》中道:“皇天后土力,使我向此生。贵贱不我均,若为天地情。我家世道德,旨意匡文明。家集四百卷,独立天地经。寄言青松姿,岂羡朱槿荣。昭昭大化光,共此遗芳馨。”徐培晨先生在他的画作中广泛使用松作为背景,表明了他的人格坚守与艺术追求。可以说,徐培晨的艺术生活,就是一株松树的成长史。从徐培晨作品中的松,我们感受到了松节,聆听到了松风,体味到了松韵,沐浴到了松泉,画家以无与伦比的艺术,向我们展示了纸上自然的精彩纷呈。(上)


本文作者邵顺文,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连云港美术家协会会员、连云港书法家协会会员、首届“陶渊明杯”全国散文大奖赛终审评委、中国散文学会第二届岱山杯全国散文大奖赛终审评委、中国散文学会第三届岱山杯全国散文大奖赛终审评委。曾获中国散文学会第四届冰心散文奖、中国散文学会仙居杯散文大奖赛一等奖、阳山杯散文大奖赛唯一一等奖、首届花果山文学奖散文集奖。邵顺文书画评论电话、微信:13813813722



作品欣赏


玉树临风

(69×68厘米)


山中猿鹤应相识

(69×68厘米)


日色青松图

(180×96厘米)


风清月朗

(42×42厘米)


日当午

(28×57厘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