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活动 艺术评论 媒体报道 慈善公益 论文著作 艺校成果

【问道】徐培晨是开宗立派的猿猴画大家

    徐培晨教授有一幅原创猿猴画作品《超腾》很受大家的喜爱,“超腾”的出处源自唐代诗人李白的《秋浦歌》中:“秋浦多白猿,超腾若飞雪。牵引条上儿,饮弄水中月。”此中的“超腾”是跳跃、翻腾之意,白猿洁白鲜明,活泼可爱。画中的太阳、猿猴和果子,演绎着大自然生命的三部曲,画家徐培晨教授画面立意“超腾”,预示着中华民族的腾飞,与当年徐悲鸿大师创作《奔马》那样异曲同工。

  现在,徐培晨教授笔下的猿猴画越来越精妙,也越来越有想法,许多专家学者高度评价徐教授的艺术成就,下面选刊部分名家大家对徐培晨教授的评价:

  徐悲鸿夫人、徐悲鸿纪念馆馆长廖静文先生:

  徐培晨是全国著名的画家,他的画不用签名,就能看出是他画的,一个艺术家必须做到这一点,不写他的名字,就能知道是他的画,这就说明他已经开宗立派,开创自己的学派,是非常不容易的。徐培晨先生能够不写上名字就能看出是他画的,他没有重复别人的东西,而有自己的东西,这在艺术上是非常非常难得的。

  江苏省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尉天池先生:

  培晨所画山水、花鸟、人物、走兽等,都有很高的造诣,其中尤以猿猴为题材的绘画最具开拓性、创新性、发展性,因而也最受国内外人士的欣赏和收藏。培晨画猿猴是以万物之间的依存性、和合性、可变性的自然法则为依据,以中国画的笔墨造型、传承等本体的特性为根基,以创造性的才能为主宰,以弘扬中华民族艺术为己任,开辟了崭新的境地,构建了艺术的高峰,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培晨画猿猴,其基本的艺术手法是以精炼、奔放、抒情写意的笔墨,具象、抽象、意象融为一体的造型,展现猿猴的仪态和机敏的天性。他画猿猴能突破前人樊篱的关键在于以拟人化的立意拓展猿猴画的表现空间,他在拟人化意念的驱动下,必然地生发出了笔随情走、境由心造的艺术效力。研究他的作品,构思的宽泛、深邃、奇妙,尽致的豪放、飘逸、幽默、浪漫,可见他画猿猴世界的生机蓬勃、丰富多彩。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名誉主任邵大箴先生:

  徐培晨绘画中最具个人风格的,就是其作品中的“意趣”。其意趣首先体现在笔墨上。徐培晨用笔老辣而灵动,用墨鲜活而潇洒,以富有变化的、自由、率性、逸笔草草的笔触画出猴子的动态,刚柔并济的寥寥数笔勾勒出面部表情神态,再用浓墨肯定猴子的手足等重点部位,墨线之间的浓淡疏密变化错落有致,充满张力。在他的笔下,一只只猴子或跳,或立,或跃,或啸,或嬉,或闹,跃然纸上,活脱脱地表现出猴子的灵活、可爱、调皮。画面配上古柏苍松、山泉飞瀑、各种花草相得益彰,浑然天成。从那些畅快淋漓的笔墨中,能清晰地感受到绘画语言的魅力和描绘对象的生命力完美地交融在一起了。

  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秘书长、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委员孙克先生:

  徐培晨在资助公益方面,在支持家乡父老方面,捐资助学,捐资修路,却是慷慨解囊,毫无吝啬。“徐培晨艺术馆”首先在安徽马鞍山市落成开馆,去年在连云港花果山又有“徐培晨艺术馆”落成,今年在溧阳和徐州分别有“徐培晨艺术馆”落成,这在当下是震撼的,令我感到震动的是,徐培晨教授这四个艺术馆,他的捐献与付出是相当惊人的,其中有画家徐培晨的大量精品巨制,使人们得以充分领略其艺术的精彩动人之妙,在展厅里还有画家多年来苦心搜集的许多件古今书画名品,有王时敏、王鉴、李鱓、郑板桥、张大千、吴昌硕、傅抱石、李可染、吴冠中等等,价值难测。还有他多年收集的几十件出土秦汉古铜鈢印,堪称无价以及汉画像石等。

  徐培晨来自人民,他的艺术源自民族文化的高天厚土,可贵的是他不但把自己的艺术献给了人民,还把自己的心血所得、自己珍爱如头领的艺术藏品,悉数奉献给了人民。这在当下社会的许多地方弥漫着拜金空气之际,更彰显出画家徐培晨无私奉献、德艺双馨的高尚精神和高大形象。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主任薛永年:

  在徐培晨的猿猴画中,绝大多数都有背景,他把猿猴置于花木扶疏的山水之中,都是景中之猴。画中的背景,有的是茂盛的老木花竹,接近花鸟画;有的是水木清华郁郁葱葱的山水林泉,接近山水画,尤其以后一种为多。徐培晨描绘苍松巨柏古榕茂竹,平添了沧桑感和山林气,他把猿猴画在大山大水之中,而且描绘四时朝暮风晴雨雪中的山水景观,这在古人的作品中几未曾有。

  徐培晨之所以把自由自在的猿猴画在原生态的山水林泉之中,在于他的构思立意注入了现代人的环境保护意识。他深深感到:猴子在大自然中的无拘无束,虽然令人羡慕,但猴子的生存,离不开清泉、野果和山林。然而当今世界,人口迅猛增加,城市无限扩展,山林极度缩小,霸权主义疯狂掠夺,猴子的生存环境日益紧缩,免不了“树倒猢狲散”的前景。不仅猴子生存的前途可虞,人类自身的精神空间现在也已经变得非常拥塞,无不渴望心灵的自由与超越。唯其如此,他在传统“天人合一”哲学的陶冶下,在《西游记》悟空形象的启示下,在毛泽东赋予金猴澄清环宇意蕴的感召下,联系当今世界的环境恶化、生态失衡,他以“画猴即画人”的意识,自觉地在人与大自然的和谐上立意,把“金猴玉宇”置于”天人合一“的境界中,成为他的画猴最大的意蕴所在。这种”画外意“,是具有现代性的。

  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马鸿增先生:

  前人画猴,以宋代易元吉为最。大鉴赏家米芾在《画史》中推崇道:“易元吉,徐熙后一人而已。”当今画猴,徐培晨独标一格,堪称大家,不妨说“徐培晨,易元吉后一人而已。”

  如同易元吉立志“欲以古人所未到驰其名”一样,徐培晨在几十年的艺术探索中,逐步寻找着自己的艺术方位,这一过程其实也就是发现自我艺术个性的过程。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左庄伟先生:

  培晨君钟情于赋有灵性,聪明伶俐,自由活泼可爱的猿猴作为自己艺术创造的主角形象虽然不能说这是他的首创,但是他那充满豪放的激情和奔放大写的笔墨语言,充满人性化的艺术形象,在古今画家中是独一无二的,他在描绘猴的动态情性,猴与自然的相依,自由而和谐统一,形成相默契的生命整体,揭示出生命活力、自由自在的精神意义,不可否认培晨君具有大师式的开拓性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