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活动 艺术评论 媒体报道 慈善公益 论文著作 艺校成果

温暖的画卷

马上封侯

喜从天降

金猴献瑞

——观徐培晨教授《蕉阳》、《马上封侯》有感
  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
  望着徐培晨教授的佳作《蕉阳》,无不感慨其笔下的神来之韵,豪放的墨彩变化,孕育着浪漫的诗意,就像比翼的蝴蝶,在阳光下翩跹放飞着自己,画面流露出作者温暖与恬适的内心世界,宛如那画上的一轮暖阳,明泽了大自然的大美之境。
  喜极了,这画中浓浓的温情;自看到,眼睛就再也舍不得游移。
  一轮夕阳,褪尽了余晖,却还舍不得离去,却红红的挂在天上,不为别的,只为陪衬那斜斜的一袭蕉叶下,两只依偎着的白头叶猴。 
  金毛小猴,谨小慎微,圆睁大眼,窥视世界。张嘴大猴,白面黑身,目光沉静,若有所思。它长长的手臂撑在小猴的身侧,似在为它借力,更似在自然的呵护。不知它们是在回味着昨天,还是在思考着未来。
  静止的画面,难掩游移的思绪。我的脑海,已穿过千年的时光隧道,仿佛感悟到祖先结束一天的劳作,也是这样相依相携,默默传递着爱的关怀与体贴,而寻得这一方美丽的净土。
  心暖洋洋的,被一层厚重的情愫紧裹着,但目光移至作品《马上封侯》上时,却又被这风趣自然的浪漫主义表现形式逗得巧笑嫣然。
  一匹神骏,奋蹄扬鬃,引颈长嘶,寥寥数笔的展现在我们面前,一只神猴,骑马扬鞭,意气风发,手持信手拈来的桃枝,惹来一路蜂儿追随。真过瘾,不仅让观者有一种痛快的遐想,同时又感觉自己好似这活脱脱的神猴,跃马向前,奔到那朝阳弥漫的地方……
  我喜欢中国的文化,就像徐教授中国画里的艺术。我不曾学过绘画,不知道画中的立意、构图和用色,也不知道怎样用艺术的语言去评判作品的好坏,我只用眼睛去看画,用心去衡量美与丑。当我的心能感知画面有脉搏跳动时,能像观徐教授的画那样起伏跳跃时,我知道,这就是艺术的感染力。
  有人云:画者,文之极致。渴望于《蕉阳》的温情、恬适,观之,似清泉从心涧流过。凡尘的宣嚣,世间的不平,出人头地的欲念,都随那淙淙的泉流淡淡而去,沉淀下的,却是《马上封侯》轻喜剧般的喜悦,犹如对生活、对生命的再认识、再感悟。人生的世界观和价值观,因一幅看似平凡的画而反省!  不能不说,这是艺术的魅力。艺术的成就,是艺术创造者灵趣与学养,及胸怀格局用画的语言潜移默化地对我们的影响。
  徐教授的画,常有一轮红红的太阳,那与其说是对景的烘托,不如说是画者内心世界的明丽、美好,以及充满希望的展现。都说画若其人,没有丰富多彩的内心世界,哪能在心灵上住养着这些千奇百怪的神猴们。都说猴难画,但教授草草几笔,不加修饰 ,就活灵活现地勾勒出一只只猴儿的喜怒哀乐娇嗔痴 。没有大爱,没有那一往情深的专注,没有几十年如一日的挥汗如雨,这些神猴,怎会成为东方画坛的一块靓丽的瑰宝!
  闭着眼睛,想象徐教授意笔泼写猿猴画的景象:提笔落墨前,笑容先上脸,灵猴群嬉戏,画卷展眼前。他的慈爱一定先溢于表,教授笔下赋予了猿猴的生命,而这些猿猴是他的宝贝,也是我们的宝贝,更是当下中国文化的宝贝。如果可能,真愿意做了教授心中那只最调皮,却又最善解人意的猴儿,在他工作之余,劳累之后,逗他开心,让他愉悦,让他永保旺盛的创作灵感,妙笔生花,创造出更多更隽永的不朽作品。
  徐教授的猿猴画艺术辉耀当代,让我仿佛看到了徐悲鸿的马、李可染的牛,他们笔下的艺术都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都像天上闪闪的星星,绽放在世界艺林。               

  读者之声·重庆 陈渝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