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活动 艺术评论 媒体报道 慈善公益 论文著作 艺校成果

绘自在之猿   求最真之我———上海《艺术生活快报》2011、5、24

徐培晨:绘自在之猿 求最真之我

内容概要:2011年4月20日下午6时,由联合国新闻部主办,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联合国中文处、美国中国文化艺术基金会协办的“2011联合国中文语言日暨天涯若比邻——徐培晨书画展”在联合国总部举行。

  徐培晨:绘自在之猿 求最真之我

  2011年4月20日下午6时,由联合国新闻部主办,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联合国中文处、美国中国文化艺术基金会协办的“2011联合国中文语言日暨天涯若比邻——徐培晨书画展”在联合国总部举行,活动由联合国副秘书长赤坂清隆主持,中国常驻联合国团代表李保东大使出席并致辞,中国驻纽约总领事彭克玉大使及联合国各部门的国际职员三百余人出席了活动。

  徐培晨书画展作为此次活动的主题之一,展出徐培晨力作37件,有人物画《孔子像》、毛泽东诗词《沁园春·雪》书法作品及中国传统题材《梅、兰、竹、菊》和众多猿猴画作品,内容都是经典传统文化题材,给联合国带来一股清新的东方文化之风,让世界各国观众看了赞不绝口。徐培晨不止把中国的猿猴,也把中国的书法等更多艺术带到更广阔的天空。

   徐培晨可以说是个全才,不仅体现在他的诗书画兼得上,还体现在他的山水花鸟人物皆能,同时西画的功底为他的工笔和大写意提供了坚实的造型基础。徐培晨作品整体上呈现出灵动而厚重,豪放而朴拙,奇肆而清雅的品格。对语言的灵活掌握加之他对于猿猴的喜爱,成就了他的猿猴艺术,其用笔老辣灵动,用墨鲜活潇洒,富有变化,以自由、率性、逸笔草草的笔触画出猴子的动态,寥寥数笔勾勒出其面部表情神态,再用浓墨肯定猴子的手足等重点部位,简练概括,意到笔随,笔法松活,赋彩淡雅,将猿猴与山水、花鸟等题材和画法糅合在一起,形成散淡、灵逸、笔简意深的风格,观之具有一气呵成、神完气足的感觉。

“无可取代的孙悟空”

  记得幼年时看过有人采访六小龄童,说他几乎和猴子同吃同睡。所以,他成为了最无可取代的孙悟空。徐培晨不是孙悟空,他是“猴仙”,他说“猴仙”这个称号是别人给的,他无意称“仙”,但,确实他画的猴子让人觉得,啊,这猴子画的形神具备,再无其它。徐培晨在著名的峨眉山与猴子结缘,其实峨眉山的猴子出名的凶悍,你不给它吃的,它肯定龇牙咧嘴直威胁你。但偏偏徐培晨与它们一见如故,甚至还允许这帮泼猴挂在他的身上玩耍。就像他在《东方时空》的短片里说的,它们挂在他的腰上、腿上,甚至趴在头上,边说还边乐,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宋代易元吉以擅画猿猴著称,南宋法常、元代颜辉、清代沈铨、现代高奇峰、刘奎龄、刘继卣以及张善孖、张大千皆创作过猴画,而且形神兼备,功力深厚。与前辈名家相比,徐培晨的猿猴画有三大特点:一是表现多个种类的猴子,创作了200多种猴子;二是写意工笔俱佳;三是赋予了猴子更多的人情味,表现猴子的喜怒哀乐等跟人类一样的情感。

  徐培晨钟情于画猴,缘起于一次特别的经历。三十年前初秋的一个傍晚,跋涉于山林间的徐培晨听到一声小猴的尖叫,紧接着,整个猴群都叫起来了。小猴被咬了以后,马上就昏迷了。初秋,夏日的余温还没有消退,成群的蚊虫爬在小猴身上,但母猴一直抱着它,发出了像人哭泣般的低吟。凄凄的低泣触动了画家的怜悯之心,也让他想起了人间母爱。猴子其实跟人类一样,伟大的母爱是不能取代的,而猴子之间守望相助,与邪恶斗争的精神,也令画家感动不已。所以,在他的笔下,从不表现猴子争斗的一面,它们生活在一个和谐的世界里,猴子之间相互依偎,嬉戏,和谐相处,没有争斗,没有暴力,这也是他的作品一直以来表达的主题。近三十年的执着,他换来的是艺术的不断突破和进步,写生生涯,使他目睹了自然环境的一步步恶化,使他从单纯的喜爱猿猴,到现在加入了对自然的人文关怀,他的作品有一种山野之气,这种气是纯天然的,是对自然界的一种关注,笔下的猿猴花鸟表现出一种生命的活泼、灵动、生动的同时,更多表现的是一种内心对大自然的关切、关爱、关心、关怀。

不为画猴而画猴

  徐培晨在2000年和2004年间的“万水千山总是情徐培晨国画猿猴全国巡展”,由中国文联、中国美术家协会、南京师范大学、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主办,在合肥拉开巡回展帷幕,于南京闭幕,历时5年多,在北京、上海、广州、天津、武汉、西安、拉萨、沈阳、成都、香港、台湾等33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特别行政区举办巡回展。《人民日报》、中央电视台等200余家省市媒体先后跟踪报道,辟出专场、专版介绍。这次大规模、长阵线的巡展使徐培晨的猿猴画为更多人所熟知。邵大箴在《形神兼备 意趣横生——画猴大家徐培晨》中写道:“在中国传统民俗文化中,猴子的地位很是特别,它以其机灵、活络、淘气、快乐及勇敢的特质而惹人喜爱,再经由《西游记》中齐天大圣孙悟空的艺术渲染,从而一直广受各族人民的喜爱和尊崇。然而,与其他飞禽走兽不同,猿猴却很少被画家当做绘画的题材,究其原因,猿猴难画。据记载,北宋画家易元吉到山林中跟踪观察过猿猴的生活习性,因而擅画猿。由此可见,画好猿猴既要有悟性更要吃的辛苦。”

  邵大箴一语中的,徐培晨画猴是没少吃过苦,但追求心中所好,苦亦是乐。三十年间徐培晨四处奔波,走遍大江南北,去那些有猴子的山里写生,寒暑不避。他不为画猴而画猴,对他来说,他发自内心地喜欢猴子,甚至于在街上看到耍猴的人,他都会很难过。他说:“你以为我在画猴,其实我在画人。”确实,众生百态,猴子的生活跟我们一样。有等级、有富足的猴群,亦有混得不好、勉强捡果子吃的猴群。徐培晨说,最喜欢看到猴子在大山里自由地奔跑、嬉戏。这其实也是很多人最终的追求,不为俗世所拘、自在逍遥。但,这是个奢望。所以,徐培晨把这些个奢望寄托在大大小小的猴子身上。如邵大箴所说:“他笔下的猴子,千姿百态,神情各异,妙趣横生,画风灵动潇洒,融会中西,纵情挥洒的笔墨与恣肆澎湃的激情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这得益于她积数十载之功,不断地出去观察研究和体验猿猴的生活。徐培晨正是凭借速写和记忆默写的方法,捕捉到猴子的各种生动的姿态、表情,提炼成笔下富有人情味的画面:有为自己搔痒、捉虱、理毛,有惬意地荡着秋千玩耍,有相互之间追逐,戏耍……看他的百猴图,一个个活泼可爱的猿猴呼之欲出,仿佛万千猿猴破壁出,直放清歌啸画面……他真正进入了猿猴的世界,以至有人戏言:画家自己都有了“猴相”。其实,这正说明了画家在从观察到体验到创作的过程中,已经进入了角色,达到了物我一体、物我相忘的境界。”

  徐培晨曾在自己的一幅作品上题诗:“画猴历岁又经年,苦研五次与三番。纵笔狂肆无妄下,直放清歌啸画坛。”由此可见他对自己画猴的自信。但徐培晨并不把自己的艺术追求止于画猴。徐培晨像山林间的猴子一样,肆意地在艺术界不断地奔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