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活动 艺术评论 媒体报道 慈善公益 论文著作 艺校成果

笔墨丹青印初心 书道渊源谊最亲

——徐培晨教授与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中国美协副主席徐里、江苏省书法院院长李啸的作品赴日本展出获得圆满成功


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徐培晨先生是一位不忘初心的人民艺术家,他牢记艺术是为人民服务的使命,其选择的绘画题材“猿猴”,也是群众最为喜闻乐见的动物,而这一动物是中国十二生肖之一,现在他笔下的“猴”与徐悲鸿的“马”、李可染的“牛”、陈大羽的“鸡”那样享誉当今画坛。


2008年以来,徐培晨先生向社会无偿捐赠个人近千幅作品和名家大师书画艺术品,以及马家窑文化彩陶、汉画像石、汉画像砖、汉印、汉简、青铜器等珍贵收藏千余件(套、块、枚),地方政府先后在安徽马鞍山市和江苏连云港市花果山、常州溧阳市、徐州市博物馆、淮安市吴承恩故居、盐城市大丰水浒园为其新建6个徐培晨艺术馆。今年5月28日,他又捐赠给天津滨海新区美术馆120幅书画作品,这样一位为艺术忘我的画家,其对社会奉献的精神,就是“悲鸿精神”的再现,徐悲鸿的夫人廖静文先生称他在艺术上已经“开宗立派”、“非常难得”,并为其题下了“培晨精神”。



当日本绣球花盛开的时节,徐培晨先生为弘扬中华文化,于6月25日携作品来到邻国日本参加文化交流活动。徐培晨先生多次受邀出国参展和举办个展,特别是在2000—2004年间,他在全国33个省会城市、自治区首府、直辖市,以及香港特别行政区、台湾地区,举办“万水千山总是情——徐培晨国画猿猴全国巡回展”,他“敢问路在何方”,用自己的艺术谱写了当代中国画的新篇章。



6月26日下午,由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京都艺际交流协会主办,中友国际艺术交流院、冬冬艺术文化交流协会协办,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南京师范大学、南京爰公馆文化公司等支持的“中日名家书画展”,在著名的京都文化博物馆隆重举行。



在“中日名家书画展”的开幕式上,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李小林在致辞中讲到对鸠山由纪夫先生能来参加画展开幕式表示感谢,对在座的各位表示崇高的敬意。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京都府知事西脇隆俊、京都市市长门川大作,以及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苏士澍和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徐培晨也先后发言。文部科学前副大臣小野晋也,江苏省书法院院长李啸,平山郁夫丝绸之路美术馆馆长平山东子,日本书艺院原理事长杭迫柏树等中日友好人士、书画爱好者500多人参加了开幕式。

 


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李小林在开幕式上讲话


参展的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苏士澍、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徐里、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徐培晨、江苏省书法院院长李啸是当代中国书坛、画坛颇具影响、各领风骚的代表性人物,他们在京都文化博物馆展出的书画作品,得到了日本专家、学者的一致好评,并成为京都盛夏一道靓丽的文化风景线。


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开幕式上讲话

京都府知事西脇隆俊在开幕式上讲话

京都市市长门川大作在开幕式上讲话

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徐培晨在开幕式上讲话

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樹在开幕式上讲话

在“中日名家书画展”开幕式现场的嘉宾们


苏士澍兼习诸体,善以鸡毫作篆书、隶书,饶有特色。行书流畅含蓄,韵味极浓。篆刻宗秦汉,寓己意於古风之中。其书法创作既能谨遵法规,又有所突破,不拘常态,独树一帜,洋溢着真情、真意、真趣的灵动气息。其内容蕴含着强烈而新颖的时代感,形式则于严静、平和的法度之中,糅文人式的旷达放逸,形成一种富有韵律而又极具浓厚书卷韵味的独特之美。较好地将中国书法的传统形式与时代精神结合起来,以超越流俗、敢于创新的精神对传统书法形式与当代文化在题材内容、视觉美感上进行重构,完美地体现出中国传统文化置身于当代文化环境中的鲜活生命力,真正做到了“别开临池路一条”。


徐里是一位勇于创造、敢于实践的油画家,他把油画艺术的本体语言特质与中国传统绘画艺术的手法相融合,并且把我国传统绘画艺术中的工笔画和写意画两种全然不同的艺术表现手法分别运用于他的两类不同题材的作品之中,形成了两种全然不同的艺术特点。在他以民族宗教为题材的佛像系列作品中,他吸取和发扬了我国工笔绘画以线造型且富于装饰性的艺术特点,结合了油画艺术在肌理与色彩上的处理手法,使画面增强了特有的艺术表现效果和感染力。而在另一些以风景题材为主的作品中,他则吸取了中国水墨画的写意手法,放笔挥写,借鉴传统山水画的章法、布局、境界、意韵,同时在运笔设色等绘画性表现中呈现出鲜明的油画艺术的语言特色和现代性的审美趣味。他的这些融合了中外古今的艺术探索和成果,成为了今日中国油画艺术百花园中的一支独具特色的鲜花,受到国内外观众的喜爱。


徐培晨笔下的猴子,千姿百态,神情各异,妙趣横生,画风灵动洒脱,融汇中西,纵情挥洒的笔墨与恣肆澎湃的激情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其用笔老辣而灵动,用墨鲜活而潇洒,以富有变化、自由、率性、逸笔草草的笔触画出猴子的动态,刚柔并济的寥寥数笔勾勒出面部表情神态,再用浓墨肯定猴子的手足等重点部位,墨线之间的浓淡疏密变化错落有致,充满张力。在他的笔下,一只只猴子或跳,或立,或跃,或啸,或嬉,或闹,跃然纸上,活脱脱地表现出猴子的灵活、可爱、调皮。画面配上古柏苍松、飞泉山瀑、各种花草相得益彰,浑然天成。从那些畅快淋漓的笔墨中,能清晰地感受到绘画语言的魅力和描绘对象的生命力完美地交融在一起了。


李啸的书法诸体兼擅,尤以小楷、行草书的创造性、高品位,在当代可谓成就杰出。他以自己的艺术理念、情思和手段追求小楷的创变与出新,并力排密实、刻板,远离单调、平庸,这对拓展小楷艺术的表现力,维持小楷艺术的生命力有着现实而长远的意义。至于他那方寸以上的楷书,与其所作小楷的法理相通,这是出自一人之手的必然。但也有显然不同之处,这就是在体制上汲取唐代褚遂良楷书严整中笔势灵动,宽舒中神凝气畅的特点,加之采用北朝楷书中刚强厚重的方笔技法及注入行书爽快率意的用笔情味,于是形成了既宽展丰厚又生动流便的艺术风格。他的行草书以草法居多,且意气轩昂,正是其以写草书的心怀,体现情的注入、气的流动、神的交融、韵的生发的结果。又因他的行草书走笔之际一任自然、变化多端,使得清丽、潇洒、率真、宕逸等多种风情随心而出,从而显现出他那境由心造、和而不同、异彩纷呈的创作能力。

 


中日著名书画家合影

  当天下午还进行了关于中日书画历史、现状及发展前景的学术研讨会,研讨会由李啸主讲,苏士澍、徐培晨、萧瀚、杭迫柏树、林宏作等中日两国艺术家、专家参加。


        研讨会上,与会的中日学者畅所欲言,对中国书画的传承与发展,以及中日书画家的交流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并谈及早期中国美术家赴日考察,包括观摩、办展、访问、讲学、交流等多种方式,1937年前较为著名者有:徐悲鸿、林风眠、潘天寿、刘海粟、溥儒、黄君璧、于右任等。1905-1937年间,中国赴日美术留学生较著名者有:何香凝、高剑父、朱屺瞻、关良、丰子恺、张大千、陈之佛、傅抱石等,他们之中有的为20世纪“中国画改良”做出了极富价值的贡献。



 作为中友国际艺术交流院副院长的徐培晨先生,他为《中日名家书画展作品集》后记上写道:

赵朴初先生曾有诗云:“书道渊源谊最亲,钟张自古雁行论。会将东海当池水,笔底千花两国春。”

 先生一语道出了中日两国文化艺术的共同渊源及交流互鉴的密切关系。中国和日本是一衣带水的邻邦,翻阅浩瀚的中国对外交流史,很难找出像日本与中国交往、交流如此长久且频繁的国家。早在秦汉时期,中日两国便开启了交往的大门,两国相通相融,加速了各自的社会发展。而到了唐代,日本更是先后向中国派出了十几次的遣唐使团,其次数之多、时间之久、涵盖内容之广,可谓人类交流史上的空前盛举。

 中日两国文化同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形成了许多相近的民俗、民风,也正是这种相近的文化根基,塑造了两国书画艺术的诸多共性。以书画艺术为纽带,更是带动了中日两国多层面立体化的交流源源不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日本唐招提寺鉴真大师像回中国巡展,第一站就选择了鉴真大师故里扬州的大明寺。我亲眼见证了当时的盛况,并和王达弗教授共同创作了一幅《鉴真东渡图》,旨在向鉴真大师的一片精诚致敬。30多年前的这段经历是我心中美好的记忆,也使我萌发了为促进中日文化艺术交流、增进中日友好多做点事的美好愿望。

很荣幸受邀参加此次中日名家书画展。这是我第二次在日本举办展览。2016年农历猴年的元宵节,我就在日本东京的中国文化中心举办了“福猿迎春——徐培晨书画展”,收到了日本各界朋友的欢迎。而这次展览共展出我的作品20余件,既是为祖国的大好河山立传,更是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来所取得的巨大成就献礼,向伟大的时代致敬。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国家的蓬勃发展为艺术创作提供了不竭动力,我是亲历者也是受益者。正是因为这大好的时代,才有了我从“万水千山总是情”到“山情水意”、从“联合国中国语言日”到“艺述中国之旅”等一系列展览活动的成功举办,也才能借着这一系列展览的平台为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艺术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对此,我们当永怀感恩,不懈奋斗,努力创作出无愧于时代、无愧于人民的精品力作。

 最后,期待展览取得圆满成功!亦如赵朴初先生的诗句一般:“笔底千花两国春”。同时也向为此次展览付出辛勤劳动的各界朋友表示诚挚的谢意!


“中日名家书画展”仅3天参观人数超过1000人,产生广泛影响。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苏士澍、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徐里、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徐培晨、江苏省书法院院长李啸的书画作品在日本京都文化博物馆展出获得了圆满成功。徐培晨先生的长卷《翠竹青青迎朝阳》成为这次展出中的亮点,许多日本友人围着他问这问那,徐先生与这些“粉丝”耐心畅谈,解说着创作中国画的心得和中国画艺术的博大精深,这幅作品给日本书画爱好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中国的书画艺术早已根植在日本文化之中,通过这次中日文化的交流,增加了两国书画家的友谊,也推动了两国艺术的发展,赵朴初先生的这句“书道渊源谊最亲”真是说明了这一点,颇让人回味。 

                                                                                    ——文/应稼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