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活动 艺术评论 媒体报道 慈善公益 论文著作 艺校成果

我与猿猴—(人民美术出版社《当代徐州藉中国画名家作品集》)

 

我与猿猴

初识猴

    小时候在农村,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每听到镗锣一响,就知道玩猴的来了。大人、小孩、男男女女都围拢过来看猴子演戏。玩猴人站在场子中央,以自己为圆心,让猴子跑圈圈,圈圈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玩猴人身边有只木箱子,里面装有各种服饰,上演时就让猴子掀开箱盖,穿戴起来,一会儿是帝王将相,一会儿是才子佳人。一根绳子抓在耍猴人的手上,一根鞭子抓在另一只手上,一边挥鞭让猴子转悠,一边嘴里唱出猴子扮演的不同角色的词来。身份不同,唱词也就不一样。观众的眼睛是盯着猴子的,至于耍猴人怎么唱是听而不闻的,因为猴子有趣,是独角戏,是主角,能把观众逗乐。演到高潮的时候,戏会忽然停下来,大家心里明白:要收钱了。只见猴子捧着小镗锣向观众走来,有钱的就往镗锣里丢上几个小钱,没钱的就往后退,囊中羞涩。没有钱的就帮个人场,这是耍猴人开场前就声明的,没有什么。那猴子一手托盘,一手行礼,看到人丢下钱就鞠躬致谢,那样子很讨喜,很逗趣,像一个善解人意的小孩子,叫人忍不住笑出声来。

                        峨嵋山遇猴

    那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第一个春天,我参加国家教委在西南师大美院举办的全国高师国画研修班,全班有二十个人,我是一班长。指导老师是李际科和羊放教授。那年春节一过,两位导师就带我们去峨嵋山写生,快到洗象池的时候,几十只猴子一看有人来了,迅速在我们面前停了下来,蹲在石阶上跟我们要吃的、要喝的,我们也深明其意,就将随身带的瓜子、花生、香蕉、苹果等食物撒到地上或递到猴子手上。看到猴子们吃得津津有味,我们也很开心。我们手中的食物越来越少了,可猴子们还兴犹未尽,仍围在我们身旁不愿离去。这时候,一只玩皮的小猴,手疾眼快,趁我不注意的时候,一下子就把手伸到我的裤兜里,把我随身携带的一面小镜子抓了出来。它把脸贴上去,左看看,右瞅瞅,奇怪,里面也有一只像它一样的小猴子对着它,它挤眼,里面的小猴也挤眼,它咧嘴,里面的小猴也咧嘴,动作滑稽可笑。这只小猴子叽叽哇哇叫了起来。这一叫。猴子们都围了上来,里面就出现了很多的猴子。猴子们的兴趣来了,都想得到这件“宝物”。于是,就你争我抢,抢来抢去,“拍”一声,镜子摔成了碎片,这时候,猴子不吵了也不闹了,先前那只顽皮的小猴子拣起一片大点儿的碎片,对着自己照了照,里面只有只眼半鼻,再也照不出完整的样子来了。其他猴子也分别从地上拣起碎镜片,对着照,虽然形象支离破碎,然而个个开心得不得了,它们怎么也不会弄明白,小小的镜子里怎么会有“自己”呢?

   从那时起,我对猴子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开始画起猴子来了。

海南岛猴群

    海南陵水有猴鸟,乘揽车上去就能看到。这个猴群有好几十只,而且能和游人友好相处,从不伤人。一到岛上,就有迎宾猴跳到我肩上,攀到我头上,像小孩子撒娇似的,高高在上,出尽风头,我戏称它们为“人上人”。到了猴子的聚集地,猴子们都一起围了上来,纷纷跳到我的头上、肩上、背上,身上结满了猴子,足有七、八只,叠起了罗汉。有的抓我的头发,有的扭我的耳朵,有的扯我的衣服,还有的拉我的胡子。它们一点也不怕人,把我当成了它们的同类,那种亲密劲儿,简直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我也快活极了,长髯长发,以老猴子自居起来,招呼着:“孩儿们,来呀来,孩儿们,都过来。”

黄山孕猴谷

    黄山为天下名山,以奇松、怪石、云海、温泉而吸引远方游客。而黄山的孕猴谷,也会以它诱人的风姿给游人带来浓浓的兴趣,乐而记忘返。

    1996年夏,江苏电视台拍我的专题片,我就选择了这迷人的孕猴谷。这里漫山遍野茂林修竹,水流潺,野生的黄山短尾猴就出没在这里。为了让游人能观赏到猴,当地山民沿河谷开出道来,可以直通猴子的家园。导游把我们带到这里,四处一望,没有任何动静,哪里有一只猴呢?导游让我们沉住气,别急,猴是定时定点喂的。饲养员来了,他带来了猴食,一大盘苞米粒,他先击了一下掌,接着就对深山密林喊了几声。奇迹出现了,树梢动了,藤藤蔓蔓动了,发出“沙沙沙沙”的响声。小猴出现了,身上黄黄的,老猴出现了,身上黄中带黑,面孔红艳,颊毛灰白,尾巴短短的,一起跳到我们面前的沟底平台上。饲养员撒喂苞米,一粒粒,黄灿灿,珠光闪闪,抛落在群猴中间,一把又一把,猴子们不失时机地用双手或在石缝中掏,或从水里面捞,或从地面上拣,不停地往嘴里送,有时还要抬起头来望望饲养员,望望我们,一看见是生人,还叫上几声,是欢迎呢,还是疑惑,不得而知。当我看到这里,忙打开速写夹,把它们的各种动作、表情一一记录下来。摄像机也打开了,对着这群活泼可爱的猴子,也对着我……

   有一年的正月十四,我又一次到了孕猴谷。这时的孕猴谷,已被冰雪覆盖,天上还飘着雨雪,导游是撑着伞把我们带来的。猴子们定时在这里出现了,大概是雨雪天气,食物匮乏,饥肠辘辘了吧。当饲养员撒下了一把把的苞米时,它们争相拣食,旁若无人。我想,黄山人爱猴,是因为黄山养育了他们,同时也养育了猴,猴与人都融入了这美好的大自然之中,使黄山冬季也充满了生机和活力。母猴身下的小猴牢牢抓住妈妈的胸腹,吮着奶头,怯生生地望着我们,而母猴的头顶上,使人很自然地想起古人“裹身只借千岩云,疗饥惟餐太古雪”的句子来。我们在返回的途中,依稀听到群猴在叫,空谷传声,泠泠不绝,在孕猴谷回荡。

崇左深夜观猴

    广西南宁是我在全国巡回展的第25站,早闻崇左县有我国的特产动物白头叶猴,北京大学在这里建立了多样性生命科学研究基地,潘文石教授带着他的研究生在这里工作了整整六个年头,为保护和研究白头叶猴做也了重大贡献。我仰慕先生的工作精神和学术成就,在办画展的空隙时间里,专门前往崇左造访了他。他向我们讲述了白头叶猴栖息、繁衍及其他的有关情况,看了有关图片和碟片。白头叶猴自我保护意识很强,一早出去,直到夜深之时方归,所以要待到天完全黑下来才能借助望远镜观察到它们的身影。猴子们开始回家了,在树丛中跳着,向垂直的峭壁上爬去,一只两只,很多只出现了,深灰色的青石,把肩部以上、头部及尾梢部的白色衬托出来,而黑色则与石色相融。看不大出来。而幼猴是黄色的,与白色接近,也可以看出来。大概每个猴子都有自己的窝,而窝就在峭壁的缝处,防雨也防蛇与其它猛兽的袭击。为了种族的安全,很少拥在一起,相聚在相隔几米或十几米不等的距离内,能够相互顾望。夜是静的,听不到一点声息,天更黑了,猴子们慢慢安睡了,我们的眼前什么也看不见了,仰望上空,只有星星嵌在夜幕上,眨着眼睛,闪着光。

今缘花果山

    一部《西游记》把猴王孙大圣的形象塑造得光彩照人,过目难忘,而向有“花果山福地,水帘洞洞天”的佳地东胜神州就在现在的连云港云台山。而连云港在历史上也曾属于徐州所辖,这也可说是我的家乡。我的许多同学都是花果山人,他们常讲到花果山,讲到猴子,讲到云台山,讲到海,很是迷人。1995年秋,我和我的学生,就朝拜了这块圣地。千年的老白果树、拐杖松、美人松、水帘洞、美猴石都一一采入速写本。那一群群灵敏机警的猴子,也被写入随身携带的宣纸册页中。当时有感而发,有诗云:“梦绕魂牵花果山,飘然登临仰峰峦。水帘洞前泉犹润,沐浴山猴水潺”其间与连云港画院的朋友交流切磋,在学生家中做客,吃海鲜、饮美酒、啃煎饼、说猴叙旧,谈笑风生,其乐也融融。

2001年秋季,连云港市搞首届西游记文化节,做起了猴文化,搞了不少猴的雕塑,把活猴子放养在山上,我被作为嘉宾邀请去了。演孙悟空出了名的六小龄童也被邀请去了,且在舞台上尽情表演,上下翻腾,挤眉弄眼,抓耳挠腮,尽得猴子情趣,博得观众一片掌声,我也从中悟到了不少有益的东西。

神州处处花果山

  通过全国办展,才知道神州大地,无山不美,   无水不秀,今之花果山,已遍布全国各地了。花果山为猿猴提供了生存条件、栖息环境,食物来源。在西双版纳,看到了举世罕见的白猴,它的毛色雪白无瑕、眼睛红亮,炯炯如炬,在贵州看到了黔金丝猴,在昆明看到了滇金丝猴,在湖北、四川、陕西看到了金丝猴,非常名贵,十分难得一见。另外,还在南方动物园看到了黑叶猴、红面猴、食蟹猴、平顶猴、熊猴、蜂猴、灰叶猴、戴帽叶猴,以及不同品种的长臂猿猴等等,拍了照片,录了像,画了速写。另外与猴子相关的诸如新疆吐鲁番盆地的火焰山、青藏高原的通天河,也在全国巡回展过程中得以实地考察,领略、感受颇多。

全国巡回展

上个猴年,也就是1992年,农历元宵节,中国美术馆推出了我的第一个猴画展,时隔八年后的2000年,为迎接2004年猴年的到来,在全国33个省会、直辖市、自治区、特别行政区举办“万水千山总是情·徐培晨国画猿猴全国巡回展”,旨在行万里路,了解全国各地的风土人情,与各地同道们交流,向资深艺术家学习,向全国人民汇报,迎接新世纪的第一个猴年。实践表明,这是非常必要的,画册上,报刊上、网页上的作品,毕竟与原作有别,一是小,二是清晰度不够,非原作不能展现作品的精神,诸如笔墨关系、色彩关系、猴与猴的呼应关系,虚实关系等等,都一目了然,清清楚楚,行家一看原作就能知道画家的实际能力,成就高下,通过题款的时间还能知道画家的进展情况,潜质如何,今后能达到何种境界,以及尚存在的问题等等。此举得到了文化部、全国文联和各地党政军各界的大力支持,每一站都办得很成功。文化艺术界的领导及当代美术界的权威人士均题词祝贺,文化部部长孙家正先生题写了“万水千山总是情”的展标,全国文联主席周巍峙先生题写了“徐培晨国画猿猴大观”,夏征农、杨仁恺、程十发、袁晓岑、刘炳森、欧阳中石、郑乃、力群、杨力舟、亚明、王学仲、刘文西、何应辉、哈孜·艾买提、刘勃舒、沈鹏、陈忠志、王崇人、康庄、张海、廖静文、贾平凹、谭谈、何满宗、黄笃维、杨启舆、刘艺、喻继高、孙克、程大利等先生相继题词纪盛,以壮行色。各地新闻媒体、电台、电视台、报社、杂志社也作了及时的报道、宣传。如新华社、中国新闻社、《人民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参考消息》、《中国书画报》、《美术报》、《文艺研究》、《中国文化报》、《美术之旅》、《荣宝斋》杂志、《中国书画》杂志、《国画家》杂志、《收藏》杂志、《望》杂志、《中国儿女》、《美术》、《中国美术》等。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荣宝斋出版社、四川美术出版社,推出四部八开画集,中国教育电视台推出了专题《猿猴大观·徐培晨国画赏析》、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推出了专题《东方之子徐培晨》。春节前夕,在迎接猴年的北京,中国画研究院举办的巡展第32站上,原人大副委员长、国务院副总理、政协副主席谷牧先生、艺术大师徐悲鸿夫人廖静文,李可染夫人邹佩珠、文化部对外展览中心书记赵铁信、著名画家张立辰,还有驻外使节等及首都文化艺术界的资深画家,各地来祝贺的画家、美术家、评论家参加了开幕式,气氛热烈浓郁。原中央顾问委员会副主任薄一波为画展题词“金猴献瑞”。为画展增色。亦为即将到来的春节增添顾新春气象。著名理论家刘曦林、王仲、孙克、陈醉、李仁毅参加了学术研讨会,并热烈发言。

2003年在香港和台湾的展览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当地媒体也作了很好的宣传。

20045 18日,巡回展的最后一站在南京博物院举办,省里有关领导孙安华、原南京空军军区副司令员、中将书法家韩德彩、江苏省作协主席王臻中、江苏省教育学院书记方国才,江苏省文化厅厅长章剑华、江苏省美协副主席范保文、南师大副校长王小鹏、美院书记朱文秀、副书记胡中节,著名画家李亚先生等出席了开幕式,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白岩松是江苏的女婿,正好来探亲,又属猴,听说我办猴画展,就来主持画展开幕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理论研讨会上,著名美术理论家马鸿增、周积寅、左庄伟、阮荣春、许祖良、郑奇、顾平、张燕、江涛、著名画家喻继高、范保文作了热情洋溢的发言,对这一专题的探索,表现在当代艺坛所产生不同凡响的效果人,予以调度评价,认为超越了历史,独步一帜。南京的《新华日报》、《南京日报》、《扬子晚报》、《南京晨报》、《江南时报》、《江苏商报》、《老年周报》及省市电视台都作了报道。并有专访。《画家徐培晨传》出版之后,纪实文学《万水千山总是情·徐培晨国画猿猴全国巡回展》问世。

程十发先生题词:“徐培晨先生画猿猴,生聚于山石林泉之间,形态生动,令人如入山林之深处。画笔神奇,令人钦佩不已,此为佳构,藏者宝之。”

刘勃舒先生题词:“培晨先生画猴立意独特,精彩脱俗,笔墨酣畅淋漓,当今画界同类题材难得有此佳作。”

廖静文先生题词:“徐培晨先生以画猴名世,备受观众赞扬,此幅百猴长卷,毕现猴之各种神态,笔墨凝趣,令人爱之。”

程大利先生题词:“为猴传神,不让前贤。”

孙克先生题词:“由来画艺,自博而约,既重全能,又重精专,盖从艺者纷纷于众人中出一头地,难矣。徐君培晨,从艺多年,人物、山水、花鸟功底深厚称能,而近年独于画猿猴情有独钟,可谓精擅。不唯形肖传神,生动有趣,且经营画面,林木幽深,意境邃密,笔墨娴雅流畅,允称大家。其画猿猴作品甚多,徐君近作林泉高致图更见其寄意深远,堪称独步一帜之精品也。”

王学仲先生题词:“培晨君画猴,有专集行世。此卷百猴奔腾嬉戏,几疑置身花果山水帘洞,而猴之百态备矣。”

杨仁恺先生题词:“千姿百态写猿猴,宇宙无垠任邀游。有幸生花精妙笔,招回识者老来愁。”

袁晓岑先生题词:“跃然纸上,妙趣横生。”

喻继高先生题词:“培晨先生,余之同乡也,以擅画猿猴而名扬画坛,雄肆逋峭,洒脱劲辣。此《秋山舒啸图》,格调萧散,气势开阔,峰峦千叠,烟霭万重,数十只猿猴各显神态,妙趣横生,可谓难得之佳作也。”

资深艺术家们的题词,是鼓励,也是鞭策,同时也化作我继续前进的动力。

“路漫漫其修远兮,我将上下而求索。”

(人民美术出版社《当代徐州藉中国画名家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