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活动 艺术评论 媒体报道 慈善公益 论文著作 艺校成果

儿童灾后心理创伤治疗的艺术支持方法——以绘画疗法为核心

 

儿童灾后心理创伤治疗的艺术支持方法

                          ———以绘画疗法为核心

                       徐培晨

       (南京师范大学  美术学院,江苏 南京210097

摘要:本文在系统探讨儿童灾后心理创伤治疗与艺术支持方法关系的基础上,较为深入地阐释了绘画疗法的理论基础与实施方法,并对灾后救助中绘画疗法的运用实例进行了分析。尝试为我国儿童灾后心理创伤治疗的艺术支持方法提供理论与实践的支撑。

关键词:儿童;灾后心理创伤治疗;艺术支持方法;绘画疗法;艺术作品;心理治疗;艺术创作

中图分类号:JO05                 文献标识码:A

Artistic Support Methods in Children/s Psychological  Trauma  Care  after  Disaster

XU  Peichen

 

一、     儿童灾后心理创伤治疗与艺术支持方法

    心理创伤是否一种感情上受到的伤害,它对一个人的心理发展过程造成持久的损害,易导致精神失常,而这种创伤时常发生在威胁生命的事件中,使人经历强烈的恐惧、害怕的无助。地震、海啸等突发性自然灾害会对经历者和幸存者造成巨大的心理伤害,部分人会形成心理创伤后应激障碍(postteaumaticm  stress  disorder,PTSD)。以唐山地震为例,由于当时对灾后心理救助的重视程度不够充分,震后灾民中有14.19%人出现轻重念头,17.15%的人萌生离家出走的想法,很多人对社会事物产生消极情绪。在我国,1994年的克拉玛依特大火灾、1998年长江全流域及松花江和嫩江的特大洪水、2000年洛阳“12.25”特大火灾、2003年的SARS危机及2004年台风”云娜“灾害中,都有心理干预存在,但这些心理干预是零碎的,也是被动的。究其原因,在于我国现在法律对危机发生之后的心理干预没有做出明确规定。而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通过法律的形式来确保灾难后心理精神卫生问题的解决,已有100多个国家实施了《精神卫生法》至今仍未出台。

   灾后的儿童是心理创伤后遗症的高危人群,其PTSD的发生率约在30%60%,这些儿童易发抑郁症、孤独症和焦虑症等多种精神性疾病和行为障碍。灾后,由于一些谣言(如灾害将再次发生),人们宁可呆在避难所中,不允许孩子离开或参加社会活动。这种情况时有发生,并加重了灾后儿童的自我隔绝。对于经历灾难后的儿童来说,灾难的伤害性比成年人要大得多。而且,由于灾后儿童没有丝毫心理准备,通常会采取各种防卫机制来保护自己,例如否认、退化、幻想、逃避等。这样一来,救助人员几乎很难与他们交流,更不要说进行辅导了。

   对于受到严重精神创伤的灾区孩子们来说,心理危机干预显得重要而紧迫,因为他们正处在成攻时期,精神和神经都很脆弱,在遇到重创后的精神影响非常严重,这在各国都较为普遍,譬如,美国“9.11”事件的8个月后,纽约的很多儿童还在做噩梦。因此,灾后儿童及时的心理重建变得越来越重要。台湾“9.12”地震两年后,在被调查的74415岁的幼儿中,在地震之后3个月有7.89%出现在PTSD的症状,早期出现PTSD症状的孩子在3年之后出现更多情绪和行为问题。①5.12汶川大地震灾区的儿童也会存在以上类似的心理特征和心理问题。由团省委公布的“汶川大地震对青少年影响研究”专题问卷调查结果显示,六成以上的被调查者认为自己受到了地震事件影响,其中有超过一成的孩子觉得“在哪儿都没有安全感,心理发慌”。哈尔滨医科大学杨艳杰教授应用90项症状自评量表(SCL90)与艾森克人格问卷(EPQ)(儿童版)对汶川地震20天后灾区137例学生进行心理测评。发现灾区青少年学生心理问题发生率为31.3%,其中强迫症35.8%,人际关系敏感30.7%,焦虑24.1%,抑郁22.6%,敌意20%,恐惧15.3%。②温总理曾对一名在地震中受伤的孩子深情地说:“不要怕,政府会管你们的,好好地活下去。”这些亲切的语言是最好的心理慰藉,对儿童及时进行心理干预,可有效防止各种意外的发生。灾后儿童遭受心理创伤的典型反应按年龄表现为两个层次:其一,(15岁)吮手指,尿床,害怕黑暗,黏父母,畏惧夜晚,大小便失禁,说话困难(如口吃),食欲减退等。这个年龄层的儿童对因灾难而显得脆弱,期望家人的帮助与安慰。其二、(510岁)易怒,哭诉,黏人,出现攻击行为,明显地与弟弟、妹妹竞争父母的注意力,畏惧夜晚,做噩梦,害怕黑暗,逃避上学,在同伴中退缩,在学校失去兴趣或不能专心等。

   儿童灾后心理创伤治疗的艺术支持方法的过程是用艺术(绘画、音乐等)的思考除去受创伤儿童的心理障碍,解决危机以及转化内在的冲突,并通过具体的行动表现出来,处理他们的内心感受及意念。就艺术对心理的治疗作用而言,早在古希腊,柏拉图就认为艺术具有治疗疾病、改善身心状态的功能,从而奠定了艺术治疗的哲学基础。后来,精神分析学派的先驱荣格也肯定艺术治疗的作用,认为它是比谈话更重要的方法,作品对于患者的意义要远比其美学价值宝贵得多。而艺术心理学家阿恩海姆则明确提出艺术治疗也是一种美术教育,指明了艺术治疗与美术教育的融合。艺术教育不同于其他教育方式,可让灾后受创伤的人们说出失落的故事以及表达哀伤的感受。在悲伤的过程中,能将这些内在的情绪经验表达出来,进而将这些经验转化为积极向上的力量和意念,因此该方法在临床上已被广泛运用。

    例如,在灾后的儿童心理治疗方法中颇具成效的箱庭疗法就是一种综合艺术形式。这种疗法使用沙箱、沙、水、玩具模型等象征工具对灾后儿童进行心理援助。疗法中使用的沙、水、模型元素所产生的非语言性特征和游艺性特点,为儿童提供了安全表达内心世界的渠道,从而实现深层次的心理治愈。

以音乐疗法而论,适当的运用也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然而其操作的难度较大。大多数儿童都有与生俱来的“韧性”,虽然灾难带来创伤,但只要针对性提供艺术治疗等心理修复,儿童会很快扫除灾难的心理阴影。但是,单一愉悦稳定型的艺术疗法,如快乐曲、抒情儿歌,其效果类似单边式鼓励语言,会走入治疗的误区。所以。须严格遵循心理学和艺术治疗的专业原则,把救助方案调整到多元化视角。例如,陕西师范大学附中刘小天老师针对川陕甘儿童,遵循多元化视域,既针对儿童的文化特点、家族背景、年龄阶段,同时也融合中国音乐单音深邃特点和西方古典音乐复调优势,搜集了82首三地儿歌、童谣。撷选出中国民乐改编的交响乐、管弦乐等乐曲,因人而异地多元化贯穿执行接触期、认同期、感受期、促动期、辅导期,在一些案治疗中取得了一定效果。③

就绘画疗而法而言,它在灾后儿童的心理治疗中具有简便易行的优势。弗洛伊德早就发现一些精神有障碍的病患者虽然无法用言语将自己的梦表达出来,但可以通过绘画表现出来,笔下会流露出一些代表其以往的或者压抑记忆的表象与象征。对于低年级的儿童来说,除了安排足够的玩具,鼓励他们玩耍之外,还可给孩子一面墙(贴好墙报纸),让他们在上面作画,可以给他们一些小主题,如地震时,我家发生了什么事?或用绘画的方式编故事,再以团体讨论的方式来陈述每个人的经验。

二、     绘画疗法的理论基础

   人类的大脑左半球同抽象思维、象征性关系以及对细节的逻辑分析有关,右半球则是图象性的,与知觉和空间定位有关,具有音乐的、绘画的、综的合的集合空间鉴别能力。这表明绘画、音乐等心理机能为右半球撑控。因此,以语言为中介的疗法在矫治由不合理认知或信念所引起的心理疾病时有效。但在处理情绪障碍、创伤体验等以情绪困扰为主要症状的心理问题时就无能无力了。在分析心理学中,投射被认为是无意识主动表现自身的活动,是一种类似自由意志物在意识中的反映。艺术心理学认为绘画是表达自我的工具,是用非语言的象征性工具表达自我潜意识的内容,因此绘画可作为心理投射的一种技术。

    和其他方法相比,一些形式的绘画疗法比较适用于灾后儿童,艺术的过程会给他们营造一个安全的过渡空间,以助于他们将内外世界连接起来。作为艺术工作者,应有责任与义务以自己的专业知识以活动为媒介帮助灾区儿童早日恢复身心健康,但是需要实现艺术与心理两门学科的交融。

绘画在治疗这些障碍方面可以发挥极作用。第一、画画使人拥有满足感,它没有标准答案,每个人均有成功的可能。第二、画画有宣泄情感的作用。在绘画的过程中学生可以发泄不满、压抑和烦闷的情绪,可以尽情抒发思念、兴奋和快乐。总之,绘画艺术治疗能一定程度上帮助灾后儿童走出心理阴影的困惑,过上快乐的儿童生活。

总的看来,针对儿童灾后心理创伤治疗的艺术支持方法可以理解为两种方式:其一、艺术创作过程本身就是一种治疗。因为孩子专注于绘画等艺术时,其生理、心理都会产生变化,身心因投入而放松,这时语言已不重要,艺术的疗法在潜移默化中展开。其二、通过艺术语言进行治疗。艺术作品多从儿童的潜意识中产生出来,对他们的作品中的线条、色彩、符号、形式等进行分析,可以得到重要的发现,以便安排更好的心理疏导方法。这两种方式的差异在于前者关心创伤的过程,创伤结束了,治疗也就完成了;而后者主张利用作品本身作进一步的分析,为深入治疗做好准备。

三、     绘画疗法的实施方法

 

1、             重在心理救治

针对儿童的艺术治疗重心理救治而不为教学而辅导,因为不同年龄段的儿童的认知能力、动作协调能力、感觉能力均有差异,不能一刀切,要有层次性。

2、             引导儿童动手

其方法有许多,原则上是要先考虑儿童的肢体功能、手眼协调能力、体力与耐力,然后再为儿童设计出难易适中,能引发高度兴趣的活动。例如:一个儿童可能喜欢用蜡笔进行创作,这就跨出了第一步。但同样的媒材对另一个儿童来说,或许是幼稚而无趣的,他可能需要别的更富有表现力的媒材。我们要尊重儿童的意愿而不是强迫他,但只要儿童愿意动手创作,便已进入到艺术治疗的领域。

3、             营造群体氛围

    针对儿童的特点,以个体为主,并结合群体治疗,会取得较好效果。让几个儿童在一起创作可以增进彼此学习的机会,儿童不再感到孤单,可有更广阔的视野,提高容忍挫折的能力。

4、             多维互动活动

在学校开办艺术展览、竞赛、讲座、墙报、兴趣小组等多维的互动活动,在这些活动中,增多了学生交往与协作的机会,有助于他们增强群体意识。学生与教师之间、学生与学生之间,平等、信任、同情、责任感等社会情操内容也得到扩充,这些对学生跨越心理障碍同样是有裨益的。

5、             慎重诠释作品

教师不能强求儿童在伦理、美学上的判断,只有如此,他们才能放下自我判断和自我意识的包袱,完全融入到创作当中。艺术治疗的主要目的不是追求审美,而是治愈心理,因此过程更为重要。对儿童绘画的诠释是我们进入儿童内心世界的重要途径,但并非是每个治疗活动的必要过程。艺术治疗无论治疗的对象是谁,对于作品的诠释均须慎重。注意观察画中有哪些部分是特别强调、夸张的,又有哪些部分是刻意削弱、避开的。因为儿童在画中的构图、笔触、用色④、内容等无不透露着内在的信息。它们有的丰富性、独特性、复杂性和自发性使我们不能按照单一特征将其随意分割,而是应该放在一个更广阔的空间来解读,进行多角度的研究,更为重要的是,注重图画创作者本人对图画内容的定义和解释。当今绘画疗法的发展趋势,是由画者协助心理医生确定图画中的意义。⑤同时也需要注意,过度的解释可能会增加学生对于治疗的抗拒,而过度的赞美与追问可能会让儿童感受到威胁而退缩,甚至放弃。心理上的创伤需要慢慢地修复,从这个意义上说艺术治疗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它更是一种持续的关怀。

四、     绘画疗法在灾后求助中的运用实例

绘画疗法曾被运用到1989年美国加州大在地震的精神求助工作中,治疗师Paul  ·Jo  seph  Dowling发展出了以绘画为主要干预手段的艺术治疗方案(art  therapy  project,其策略是:(1)先让地震灾后受创伤的孩子们随意画下“记忆中的地震”,并邀请他们以说故事的方式来告诉治疗师图画的意义;(2)治疗师邀请一些孩子说出地震后经常会不自觉会浮现出来的想法或图像,并将它画下来。结果显示,绝大部分的孩子们虽然知道是地震,但是却总认为其中有恐龙、怪兽、吸血鬼、魔鬼的侵袭,并且这些怪物基本上都出现在他们和图像中;(3)引导孩子们去谈论对灾后创伤的感受,如悲伤、生气、无助、害怕、失落等;(4)引导孩子们将自己的行为与感受连接,并教导他们学会面对自己的情绪感受,也会教导他们一些解决问题与正向思考的技巧。台湾治疗师赖念华依照华人的特点对此做了修订,并在1999年的9·12大地震后进行了运用,也取得了一定的疗效。

    5·12汶川大地震是新中国建国以来破坏最大、影响最广的一场灾难,其后的心理救援也是我国第一次最大规模的心理救援活动,许多心理医疗人员前往四川进行援助。例如,在本土心理救援和心理咨询发展缓慢的前提下,成都医学院四川应用心理学研究中心震灾心理求助队面对一百多名来自地震灾区的学生,急需了解他们的心理状况,但无法施展一对一的谈话疗法,而是果断地采用了绘画疗法和团体辅导相结合的形式。⑥虽然因为时间与人力的原因没能展开深入的调研,⑦但是也取得了较多的第一手信息,在实践上积累了较多经验,为接下来的心理辅导奠定了基础。我们期待着这一类实践意义较强的成果能够不断涌现。

 

 

注:①  转引自张侃、王日出《灾后心理援助与心理重建》,《科技赈灾》,2008年第4 期。

  杨艳杰、乔正学《地震灾区青少年学生心理健康状况调查》,《中国公共卫生》2008年第12期。

 刘小天《灾后儿童心理求助呼唤——多元化音乐疗法》,《音乐天地》,2008年第8期。

 一般来说,鲜艳的色彩是一种积极情绪或体验的释放,可使人心情愉快;而柔和的色调代表的是平和宁静的心境,可使人心情放松。灰暗的色调使脉率变缓并抑制紧张状态,鲜亮的色调则使脉率变快、情绪高涨。由于色彩与情感有着密切联系,许多人都对色彩使用的意义进行了讨论。不过这些讨论一般都带有主观性和经验性。例如,红色代表热情、强力的情感和表现力。明黄与力量、明亮、积极的情感相连。而蓝色则是远景或者消沉的情绪有关。在大多数情况下,过度使用黑色被认为是否定的、消极的情感表现。

     Malchiodi  CA著,李、李晓庆译《儿童绘画与心理治疗——解读儿童画》中国轻工业出版社,2005年版,第21页。

    参见康凯等《绘画疗法在灾后的应用及作品分析》,《现代生物医学进展》,2009年第9期。

    日本芦屋生活心理学研究所所长、原阪神大地震心理志愿总指挥高桥哲教授在为汶川地震心理志愿者进行培训时曾强调,距地震发生不到一个月还不合适采用绘画疗法对灾后儿童进行心理辅导。这并非说绘画疗法不好,而是时机把握不当。正确做法是,当孩子的生活安定后,再让他们回忆地震时的场景,才有助于释放内心的恐惧情绪,而这往往需要一两年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