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活动 艺术评论 媒体报道 慈善公益 论文著作 艺校成果

弱竿擎雨重 劲叶带风斜---杨建侯先生墨翠竹艺术抉微

                  弱竿擎雨重   劲叶带风斜

——杨建侯先生墨竹艺术抉微

□徐培晨

    风雨雷霆并至交发,弱竿劲叶摇曳颤挚,只觉得枝在晃,叶在抖,竿在动,将人带入一个风雨世界。笔者情不自禁地为这泼辣雄浑的用笔、深邃高华的意蕴、奔放而恣肆的激情所折服。此间自然可以想见画家作画过程中大笔排,笔飞墨舞、飙发电举、情涛纵横、倾注着不可遏止的激情,把竹的坚劲挺健之气度和高伟雄强的风骨表现的淋漓尽致、水晕墨彰、好不痛快!气势之大、声势之壮,动人心魂。作品呈现出一种苍秀华滋、雄奇清峻的艺术效果,堪称我国当代墨竹艺术的佳构杰作。“弱竿擎雨重,劲叶带风斜”,这是南京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著名画家杨建侯巨帧立轴墨竹图上的题句。“诗言志,画抒情”,诗情画意,绘声绘色,曲尽其致,意味隽永,叹为观止!劲竹因疾风骤雨而自见,“雨洗娟娟净,风吹细细香”。弱竿劲叶处在雨骤风旋之中,虽摇曳而不折,表现出向大自然抗争的极强大的生命力。

    杨老的墨竹作品是注重风骨和情感移入的,是他刚正的气质和高扬的情致在作品中的外化。这种外化通过墨竹这样可视可感的媒介给观者以感染,贯注了他主观的精神力量,洋溢着诗情。下面试引杨老的几段墨竹上的题词,可以窥见一斑:“年来腻食肉,朝朝写劲竹。数叶伏一竿,两三竿成幅。潇潇似雨声,青青复郁郁。如此清秀客,可以阅我目。”劲竹与山川为邻,与烟霭为伴,终年郁勃苍然,秀色可餐。杨老岁岁朝朝图写之,以寄情怀。“竹劲其节,流泉有声,理我笔砚,图写双清。”“石性本坚,竹劲其节。夏无烈日,秋地霜雪。”“一拳之石几叶竹,空谷无人结契幽。淡霭轻烟风入际,声相应复气相求。”还有以新篁蓬发,喻青年得到教育茁壮成长的题词:“东风发新篁,雨露育嫩枝。”也有咏挚友知心朋友的,如:砥砺其节而虚其心,春风秋月对此知音。”“既虚砺了其,切切偲偲爰来嘉客。”也有描绘皓月中悬、清影摇风的“为爱竹枝摇曳意,风生襟袖月当门。”透过这些诗句,使人很自然地联想到五人十国时的蜀李夫人月夜独坐南轩,轩外竹影婆娑,映在窗纸上,夫人用笔就窗纸摹写竹影,觉得“生意俱足”的传说。真可说是“良工远精思,巧极似有神。临窗时乍睹,繁阴合再明。”另外,也不乏直抒其感的题词:“迩去惜墨谷成例,写竹双竿却半竿。知否儿童其怅望,临渊欲理钩丝难。”一般来说,对于墨竹高手的要求既是画家同时也是诗人和书家。“诗在口,竹在手。”能咏、能书、能画,三者不可或缺。杨老正是这样集三者于一身的行家里手。

一提到画竹,人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我国绘画史上的历代画竹名家,如唐代的肖悦,五代的李颇,宋代的苏轼、文同,元代的柯九思、赵孟頫、郭界、李衎、吴镇、倪云林、顾安,明代的王绂、胡靖、夏昶,清代的石涛、八大、李方膺、罗两峰、诸昇、郑板桥,近代吴昌硕、蒲作英,现代潘天寿、白石翁。画家们以自己的天才创造,代代不息,形成了一门高峰迭起、气象万千、民族特色鲜明的画竹艺术,丰富了祖国的文化艺术宝库。

写意花鸟画向来是写:“意”的。所谓写意,元代汤垕说:画梅谓之写梅,画竹谓之写竹,画兰谓之写兰,盖花鸟之至情,以意写之,借物抒情。借物抒情既借客观事物以写胸中之情愫的意思,所以作者在落笔之先,总先有自己思想意图,即“意在笔先”。画竹,正是竹子正直发明奖刚拔,素有清风亮节之誉,所以杨老选取了这一题材以抒情怀。

一九六三年,那时正值中苏关系恶化,反化大合唱愈演愈烈之际,世界妇代会在莫斯科举行,我国代表杨蕴玉女士代表中国妇女出席这次会议。当她上台发表自己的意见时,因不受苏方欢迎,台下“嘘嘘”之声不绝。杨蕴玉女士坚持斗争,一直把想要说的话讲完才泰然而下。这是杨蕴玉女士回国向党中央汇报后的一条新闻报道,也是那时的时代背景。“意有所有适而无所遣之,故一发而为竹。”在我国传统上就有“怒气写竹”之说。杨老对杨蕴玉女士的遭遇有感而发,即展纸挥毫,创作了一幅题为“老干精神矗立,新枝个个叶生。任他风风雨雨,我自昂然斗争”的丈四宣墨竹图。以托兴寄情。在这幅巨作中,新竹清嘉,茁壮挺生,以此象征着我中华民族挺然而立之意:一身正气,迎着风雨长,挺拔更坚强。此为这幅画的创作主旨,即作画意图。

此画上的题词在“文革”中被曲解为“昂然”向党“斗争”之意,杨老有口难言,在精神上受到莫大的痛苦、委屈和折磨。

“春风春雨润着新篁”,“浩劫”结束后,杨老一洗蒙冤,激情奔泻如瀑布,冲积郁、出肺腑。他焕发了艺术的青春,以更饱满的热情,七十岁高龄了还在师母蒋秀珊的陪同下,踏遍石头城阜、钟山之麓、玄武湖滨、师大校园、妙耳山上……凡栽竹之处,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朝与竹乎为友,暮与竹乎为朋,饮食乎间,偃息乎竹阴”这样来“观竹之变……竹之所以为竹”。为了得到现实生活中更多竹的资料,他欣然南下,遍游了我国南方数省区的竹乡,看到了日思夜想的云南西双版纳的凤尾竹、黄金间碧竹,广西漓江边上的垂钓竹、紫竹,天府之国的瓷竹、箭竹、苦竹、寮竹,洞庭湖畔的湘妃竹……一一品阅于胸中。可谓对竹的风晴雨露、雾霭云烟以能族属、支庶、形色、荣枯老嫩等生态结构,闭目如在眼前,展纸即成妙笔。“其身与竹化,无穷出清新”。“忽乎忘笔之在手,与纸之在前,勃然而兴,而修竹森然。”杨老在画竹上,果如此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当今墨竹艺坛上,杨老真可谓是功夫深厚、自开户牗、独具风采的佼佼者了。

杨老到长力于墨竹艺术的研究与实践数十载,笔耕不辍,成就卓然。而成就的取得与他长期观察、悉心领悟竹子的状貌,博览历代墨竹名迹精品,不间歇地临池濡墨有关。其间自然经历了“眼中之竹、胸中之竹、手中之竹”这样一个漫长而痛苦的修炼过,从而完成了质的飞跃,进入了艺术表现的自由王国。

“四十年来画竹枝,日间挥写夜间思,冗繁削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这是郑板桥画竹的经验总结。“画竹千年之功”,杨老云:“这是说画竹不是件容易的事,因画竹必须笔笔见物,而没有渲染与色彩的假借,所以非得有千锤百炼的功夫不可。”指出了画竹的要领:“除深入观察及写生练习而外,还应该从传统技法中去汲収营养,并融入书法用笔。”在杨老的墨竹作品中,确是既有现实的技巧,丰富的生活基础,深湛的文化修养和炽热的情感,再加上不断的追求,永不停步,才使自己的墨竹作品日臻妙境。

他的这类墨竹作品,别开生面,是他鲜明的个性个奔放情感的记录和展现。情感的笔触构成了他自己的艺术物质;清秀中寓以刚健,妩媚中行之遒劲,雄而不野,犷而不乱,纤而不弱,巧而不滑;严密中有松紧,锋藏而见笔迹,锋落但无火气,笔中蓄以墨趣,墨中蕴以笔情,洋洋洒洒,爽爽若有神力。放笔直取,为所欲为,纵情挥写,直抒胸臆。笔墨高华,读来摄入神魄。请看他的作品中迸发出来的那中自信、自如甚至是自在的情绪,那种只受内心驱使,只服从于自己心灵的气概,足以窥见其不凡的气质和胆略;任性恣肆的用笔形成了多种多样的笔墨形态,诸如竿的圆劲,枝的挺拔,叶的纷披,粗粗细细,浓浓淡淡,通过相互间的的衔接对比,转换与渗透,在笔迹的运行中形成了节奏的律动,起到传情效能,表达了自我感情,注入了强烈的时代气息。在有限画面上尽可能调动了丰富的笔墨形态,如虚实、浓淡、干湿、聚散、徐疾、隐现、曲直、欹正、大小、点线、体面等等,自然而然地从腕底奔出,连绵不尽。石涛说过:“至人无法,非无法也,无法而法,乃为法。”一画落纸,众画随之,劲健的笔锋触纸有声,情韵不匮。笔画与笔画之间的起承转合自然而然,气机流畅,一画既出,众画随着笔势而产生,因此相互之间就不会不受到笔端机趣的影响,不能不临见妙裁,因势利导,一气呵成。看上去通幅和谐统一,出神入化,有天然旨趣。绝无薄弱流滑、甜软无力之嫌,令人齿颊流韵,给人以不尽遐想。

这种效果的产生,离开墨与纸是不能奏效的,因此不能不从墨与纸说起。大家知道,墨竹除墨之外,不依赖其它色彩,仅以黑白关系表现美感。黑当然是黑又不是黑,没有可视形象的黑是一团漆黑;白既是白又不是白,更不是单纯的白色背景。恽南田云:“笔墨本无情,不可使运笔墨者无情。作画在摄情,不可使鉴画者不生情。”墨竹作品是画家将浓墨化为五光十色、变化多端的水墨,带着激情以水墨为心迹作画,通过纸上枝叶竿的黑白形象的浓淡相依、参差错落、折旋相背、顾盼生情,引导观者从中看出东西来,再思想感情上产生共鸣。

不难看出,在杨老笔下那一幅幅意境清逸旷远、独具特色的墨竹作品中,流露着多方面的修养功夫。细察起来,这些功夫使人难辨是在精微细腻的明暗素描中,还是在他数量盈箧的速写中?是在清整的国画人物线描中,还是水墨山水画的皴法中?是再写意花鸟画雄逸旷达的用笔中,还是再浩瀚如烟的历史书法篆刻中?是在脍炙人口的诗词歌赋中,还是在灿烂生色的文学巨著中?是在窈窕淑女的翩翩舞姿中,还是在跌宕激越的乐曲?;其神来之笔,是天助使然,还是广采博取?是集历代画竹圣手:文与可的严谨美、李魏的精丽美、夏昶的飘逸美、石涛的雄浑美、郑板桥的劲利美、齐白石的神韵美、潘天寿的霸悍美于一身之中,练成了千年之功?

“我之为我,自有我在。古之须眉不能生我在我之面目,古之肺腑不能安入我之腹肠,我自发我之肺腑,揭我之须眉。纵有时触着某家,是某家就是我也,非我故为某家也,天然授之也。我与古何师而不化之有?”(石涛语)对于进入艺术殿堂的大师的成功秘诀和伟大建树之谜,不是一个普通学子所能杜撰揣测出来的。笔者冒昧地说,只是当其具有了古今中外广博的文化素养之后,从而在更高的艺术层次上敏感于民族文化的精英时,才会使自己的艺术焕发出异彩来,这一点是至关重要,也是其创造力ihe想象力、生活经验和文化经验的特殊的体现和功用,因而才能不断诱导出灵感的火花,放出熠熠之光,辉映画坛。“它山之石,可以攻玉”,关键是学养的丰富、知识的渊博、经验的富有和自我把握以实现自我价值。“古者识之具也,化识者其具有弗为也,具古以化未见夫人也,尝憾其泥古不化者,是识拘之也。识拘于似则不广,故君子唯借古以开今也。”“凡事有经必有权,有法必有化,知其经则变其权;一知其化,即功于化。”(石涛语)只有这样,才能再吸收和借鉴中得到化合,天马行空般地驰骋在自己的艺术沙场上。也只有这样,才能堪称鬼斧神工、大匠之为也。

杨老正是当代这样一位了不起的画竹高手,其墨竹艺术是其高超艺术造诣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杨老在西洋绘画、民族绘画及高等美术教育上都取得了不同凡响的成就,众口皆碑,成为再国内外均有影响的美术教育家和著名画家,岂止仅墨竹耳。墨竹只不过是他诸多艺术珍珠中的一颗,这一颗亦和其它诸多颗一样的璀璨夺目、光彩照人。

画如其人,竹如其人。一幅幅苍劲挺拔、蓬蓬勃勃、素节凛凛的墨汁,是杨老坦荡明豁、耿正谦和、胸怀和亮节清风人格的写照。

明星有灿,墨竹生辉。欣逢杨老八十寿辰,写此短文以祝之。

愿杨老画笔不老,艺术不老,人亦不老!有诗贺曰:

滚滚滔滔扬子江,先生写竹意昂扬。

风风雨雨八十载,弱竿劲叶韵诗行。

 

                               作者单位: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