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要活动 艺术评论 媒体报道 慈善公益 论文著作 艺校成果

李际科传序

 

李际科传序

徐培晨(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师母傅本娴倾心六年时间完成了27万字的《李际科传》的撰写,数次累倒住院,数次易稿,诚属不易,可喜可贺。90高龄的老人,以衰竭之躯,纤弱之手,肩负时代使命感,穿越时光隧道,找回那些尘封已久的历史画面,又将这些画面悉心组合、筛选、拼接、组合、拼接,终于成书,蔚为大观,形成浩然长卷。捧观之,令人目不暇接,那动人的故事,时而荡气回肠,时而催人泪下,引人入胜。

李际科先生是我在八十年代之始参加全国高师中国画研修班的导师,期间与恩师朝夕相处,倾听教诲,受益颇多。先生为人师表,爱生如子,倾心相授的品格永远是我们学习楷模。他一生从事艺术教育事业,为国家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美术人才,桃李满天下,誉满大西南,誉满我华夏。

《李际科传》是一部好书,好就好在是真情实感的记录,语言质朴无华,情节动人。传记的主人公在艺术上是一位不落凡丘,与时代同行,留下一件件不朽之作的艺术家。书中揭示了这位艺术家的苦旅,能够忍辱负重,迈着坚实而雄健的步伐,终于走向成功的道路,给人以启迪,给人以思考,激励人奋发。

李际科先生“好马成癖”,一生与马结缘,养马、骑马、画马,日与马为伴,历岁经年,创出了自己独立特行的风格。其为中国美术馆收藏的工笔画巨作《早春初牧》,可谓其精品之作。先生的工笔马,徐悲鸿的写意马,技法虽不同,然殊途同趣,各造其极,各臻其妙,许以国宝。

先生画花鸟,对其进行了深入的研究,编绘了《马谱》,创作了长卷《百栖图》,精心绘制了《美丽的云南山茶花》等等,这些作品皆不与人同,有强烈的个人面貌和艺术感染力,其贡献是把中国传统工笔画的表现力提高到空前的水平。

此传记是傅师母以一条主线,通过七个篇章,五十二个小节,形成了本书的基本结构。依序写来,层层相扣,好像一棵树,由破土为芽到枝叶扶疏的参天大树,须有岁月的累积。人也一样,由小到大,一步步成长起来。先生从普通少年,到青年时期到艺专求学,再到执教鞭,为人之师,艺术卓越,为一代大家。坎坷、磨砺、苦难,接踵而至,这些都应该看作是财富,是成就一代大家的基本条件。就以“一拳打破古来今”画马国手徐悲鸿先生为例,他青年时期求艺于海上,居无所,腹难果,无奈之下欲纵身黄浦江。然值此时命不该绝,有黄氏相助,得以实现艺术抱负,成就一代艺术大师。我敬羡先生,他早年就与潘天寿、吴张振铎、陈之佛、吕凤子、张大千等一代名流近距离接触、认识、受教、聘用,这是一般人无法企及的。名师的指点,造就其在青年时代就展现了超人的艺术才华,名重一时,受用终生。

一个艺术家,不有超世之才,亦须有坚忍不拔的之志。先生在晚年创作的最后一幅马画《九骏图》时,视力已极度不好,然而他却以顽强的毅力,用一只眼在900度的视力下完成的。画得那么细致,那么传神,布局的那么得体,设色那么富丽典雅。看到这样的的传世之作作何感想:先生,超人啊!没有青年时期打下的深厚功底和对艺术执着追求的精神,能成吗?

在西南师大求学期间,每到礼拜天就与同学一道到先生家开小灶,一方面倾听老师的教诲,另一方面品尝师母做的饭菜,体会家的感觉。现在回味起来,仍然余音绕梁,余香满口之感,令人终身难忘。

82年为招研究生,李老师到南京来走访考察,我陪了几天,在我们南京师大,南京艺术学院参观,抽时间浏览了风景名胜,师生还在雨花台合影留念。

86年我与国画教研室同仁顾天乐先生前往九江、庐山、云南西双版纳写生,途径重庆时,特意到北碚看望了老师和师母。那时候他们的身体都还健朗,精神也好。见到我们,特别高兴,李老师的异弟际祺也来看望哥嫂,正好欢聚一堂,谈笑风生,其乐也融融。

老师与师母的爱情故事,浪漫而传奇,被我在西南师大的老师卢是、杨云龙、闵叔骞和他们当年在国立艺专的同学多次绘声绘色的讲述过。由于马,以马为媒,老师和师母方走到一起。一同骑马游盘龙寺,游大观楼,游丽江古镇,然后又去古凉州武威,在那里举行了别具一格的浪漫婚礼,黄河为证,西北马为证,天地为证。有情人终成眷属,这句话在他们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真爱真情使他们相扶相依,相濡以沫,荣辱与共,虽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历尽沧桑,却无怨无愧。在婚后的五十多年里,如同处于惊涛骇浪的黄河,任波涌连天,有容乃大,一往无前。其家庭就如同牢固而朴实的羊皮筏子,风雨同舟,同舟共济,一生之中都体现着心灵的相护相拥,相持和同困难逆境顽强抗争的精神。

七年前,我在全国33个省会直辖市、自治区、特别行政区搞全国巡回展,重庆为27站,我选择了西南师大展览馆向母校师生汇报。开幕之时,市美协领导,师大领导及资深教授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我也致辞致谢。

一到重庆我就去看望了师母。从在西南师大学习到2002年办展览,一转眼22年了。师母让我留下来吃饭,请成联辉、方凤富、李桢孝教授作陪。此时师母已八十多岁,不能亲自为我们下厨了,就由小师妹李龙燕去忙活做菜了。龙燕妹是老师和师母的么女儿,我在西南师大学习时,她正与我的同窗谢良平热恋中,之后他们结婚生子,孩子叫谢尔立,现在已是四川美院大三的学生。谢良平是一位很有才华的青年教师,学习非常刻苦用功,业务提高很快。他创作的长卷《三月街》以及工笔人物画《山城静悄悄》、《巴国风情》、《南泯高秋》、《百闻不如一见》等几件有影响力的作品,在美术界引起很大的反响和重视,其中《巴国风情》被中国美术馆收藏。老天妒才,1996年他参加四川艺术家长征采风团,终因劳累过度而英年早逝。先生与谢良平翁婿相继去世的时间仅为一年,师母及龙燕在精神上的打击如五雷轰顶,无法接受的现实,其感受不言而喻。人虽走了,然艺术长存。19974月四川美协、西南师大、重庆美协、成都军区为李际科、谢良平举办了遗作精品展及研讨会。四川美术出版社出版《名家精品——李际科工笔花鸟》上下集及《名家精品——李际科写生习作》,西南师大出版《白描艺术》,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当代美术家李际科花鸟、鞍马》二集,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了八开本《李际科画集》,师母又满怀激情地写了《李际科传》,有待出版。美术界的领导、同学、朋友以及先生的学子们也都先后写了重要文章,对老师的为人、为艺及成就给予了相当高的评价。

师母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家庭教育,其父虽为军人,却能书擅画,其母甚贤淑,亦能诗擅画,受家庭以你共享所致,潜心书画,一举考上了国立艺专。师母之所以能将这部传记写的如此有声有色,一是故事情节感人,很有浪漫传奇色彩;再者是因为她满腹锦绣,行如行云流水,字字珠玑,字里行间,透露出深厚的文学底蕴,有真功夫,有真感受,真感情。若将这部传记比作花团锦簇的话,也称得上章节明晰,葩分蕊析,有条不紊。直言之,这样看来,师母不应是做事弱女子,而是巾帼强者,铿锵玫瑰。

在这部27万字的传记中,我细数了一下,仅自作诗词就有16首之多。洋洋洒洒的文里点缀那么多情真意切的诗词,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金声玉振,妙不可言。

老师及师母为国立艺专国画系的同学、伉俪,为一对最佳组合的伴侣,老师为盛开的花朵,明丽耀眼,师母为纷披的落叶,扶衬这鲜花。叶不枯,花不谢,永远叶茂枝荣,熠熠生辉。

传记付梓之前,师母属赘上数语,不揣浅薄,且为序。

 

                      徐培晨2009528于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